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半年贺(16)

  修罗对斯黛茜提出的思路表示认同,调查组一面收集着查尔斯父母死亡的现场线索,一面对周围的住户继续进行访问。
  这次问出的东西倒是不少,包括查尔斯小时候往人家苹果树下撒尿的事情都查出来了。但是有用的线索却寥寥无几。
  邻居们都说,查尔斯是个很幽默风趣的大男孩,嘴巴很甜还会哄人,与修罗印象中的查尔斯根本无法重合。
  至于查尔斯成年之后的事情,知道的人就更少了,人们只说查尔斯很能干,不想一辈子待在家乡,去外地开始了创业。然而全部的线索到这里就中断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再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了吗?”斯黛茜好奇道。
  警员摇了摇头,为难道:“查尔斯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但是再次回来的时候似乎已经是功成名就,和现在差不多了,中间部分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队长,我们是不是……”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修罗打断他的话,语气坚定得不容置疑,“只要查尔斯在那段时间里不是被某个巫师拐到了小树林关禁闭了就一定会有人知道。”
  “你是想说……”斯黛茜试探道,“查尔斯是迪莉娅的亲生父亲?”
  修罗点点头,随即皱眉道:“但只是怀疑,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
  “真服了你是怎么把这两个人联系上的……”斯黛茜嘟囔了一句,却并不做任何怀疑,继续道,“既然这样,干脆就做个亲子鉴定,结果不就出来了吗?”
  “说的容易,”修罗无奈笑了一下,“哪里来的理由呢?”
  斯黛茜眨了眨眼睛,没有吭声。确实……没理由啊。“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怀疑的到查尔斯头上的?”
  “啊,是这样的,我们不是猜测奈丽夫人的死是因为有人不想让奈丽夫人说出来迪莉娅的亲生父亲是谁,说明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一定有着让我听到就想追查到底的名字。”
  “所以你就想到了查尔斯?”斯黛茜瞪大了眼睛,觉得这个逻辑简直不可理喻,“为什么就不能是别人呢?虽说你最近跟查尔斯的仇恨值已经到了极点了,可是你手头也不止他一个没逮捕的人,难道你要挨个排查?”
  “这个啊,”修罗明白了斯黛茜的意思,解释道,“因为一开始,我怀疑的人是……”说到这里修罗突然噤声。真是太放松了居然差点说出来了……他一开始怀疑的是尼索亚没错,后来查明尼索亚和查尔斯有联系也是事实,但是这些暂时还没法跟斯黛茜说。
  “你不是怀疑我吗?”斯黛茜故作夸张地调侃他,脸上还有着几分嘲讽的意味,“怎么,你不会还觉得我跟查尔斯有关系吧?”
  “不不不……”修罗连忙摆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我怀疑的人其实不是你,只不过……”
  “只不过信不着我?”斯黛茜提高了尾音。
  “……”修罗深呼吸平复了一下烦躁的心绪,脸上浮现出了认真的神色:“不管怎么样,事情既然摆在那里,我就难免怀疑过,你不用拿这个说事。”
  “你是怀疑我身边的人和查尔斯有关系?”没有再揪着“怀疑”的问题不放,斯黛茜很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修罗没有说话,但表情上已经是默认了。斯黛茜深吸一口气,在脑海里迅速地将自己身边的人都过滤了一遍,却觉得谁都不像。自己身边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和查尔斯扯上关系的啊……斯黛茜想开口询问,刚要张口却硬生生地咽了回去。还是算了吧,如果自己知道的话,在那个人面前难免会有什么破绽,要是使人警惕起来了就更不好办了。大不了就是……以后不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谈论工作就是了。
  和斯黛茜之间的误会总算是解开了,修罗在心里也送了一口气。
  然而很快,刑警队又得到了消息:所有他们曾经拜访过的人,无一例外地全部死亡。
  不仅仅是刑警队感觉到了压迫,查尔斯家乡的人对待刑警队的态度也开始转变,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邻居们的闲言碎语,还有像遇见了死神一般的惊恐。邻居们开始不愿意配合,调查组连续吃了很多次闭门羹后只得打道回府。
  查尔斯的父母再加上周围的邻居,整整八条人命。这已经不是小案子了,传出来的时候已经惊动了上面,勒令限期破案。
  在拿到通知的时候,强烈的情感压抑在修罗的心里使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队长,冷静……”斯黛茜从修罗的手中抽走通知细细地看了一遍,随后叹气道:“队长,你还是坚持认为迪莉娅的父亲是查尔斯吗?这里面死亡的人可有他的父母。”
  “别人估计不会,查尔斯不好说。”匆匆走过来的迪斯马斯克将手里的报告拍在桌子上,几乎没有停顿继续道,“死因都是枪伤,子弹来自同一批,全部都是一枪毙命所以不排除职业杀手的可能。”
  修罗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突然抬头道:“这段时间,查尔斯没有来过?”
  这话一出,斯黛茜才感觉到哪里不对:“没有。”
  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死了,居然都没有过来看一眼吗?正当大家都陷入沉思的时候,刑警队又接到了报警的电话。
  查尔斯在自己的办公室遭遇枪击。
  “什么?!”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是修罗最先反应过来,从衣架上拿下自己的外套道:“勘察现场。”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