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雨夜

文手挑战项目,慢慢还债系列

人物:撒加 艾俄洛斯

题目:以“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总结:说只是粮食向我自己都不太信了……不过有为了发糖ooc的嫌疑,所以预警。




潮湿沉闷的空气与安静的气氛很相配。

教皇厅里静得只有笔划在纸上的“沙沙”声,连呼吸声都轻不可闻。周围的杂兵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的状态,偶尔走过去递文件也只会发出轻微的脚步声而已。

站在门口已久的艾俄洛斯偏了偏头,他觉得自己如果不走上前去的话,正在批文件的那个人永远也不会发现他的。

人都说圣域的文件多到可怕,其实并不是那样的,圣域这个地方没有过多的官僚制度,城堆成山的文件实在是过于夸张了些。但战争时期积攒下来的文件再带上战后恢复的新文件,却是要让人忙上一阵的。撒加选择接手了这项任务,毕竟他连续管理了十三年的圣域,不仅仅有经验且对近期的事物都比较熟悉。这个人一旦开始了工作就总是想把它尽快完成——不过教皇厅的工作哪有真正结束的时候?

艾俄洛斯叹了口气,他确信有了杂兵的不断搁放文件,撒加一定没有突然抬头发现他的可能性。最后他认命地自己走了过去站在了撒加的身边。

撒加无动于衷,批着文件的手连停顿都没有,字体流畅华美,一气呵成。

艾俄洛斯深吸了一口气,撒加要是能连身边的人都注意不到的话怕不是已经批文件批傻了。他伸手拿起了撒加手边的文件翻看了两页,作为曾经的教皇继承人,他可以很轻易地捕捉到文件里的重要信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紧接着他就发现撒加的动作丝毫没变。

艾俄洛斯“啪”地一下合上了文件。

“市里毁坏建筑的报告而已,你激动什么。”撒加语气十分平静,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顿,甚至连目光的移动都没有,仿佛早就知道艾俄洛斯站在了这里一样。

“你还知道我来了啊。”艾俄洛斯用文件在撒加脑袋上拍了一下,刚进门的新杂兵看到有圣斗士在敲打教皇大人的头,一时间惶恐到连文件都掉在了地上。连忙捡起了文件,杂兵已经忘了说些礼节性的话语,匆匆地把文件放在文件堆上就溜掉了。

“你一来我就知道了,你隐藏小宇宙的水平还停在十三年前呢。”撒加批完手头的那本文件,按了按有些发疼的指关节,侧过头看他。

“废话,不然呢。”艾俄洛斯白了他一眼,把文件放回了原处。

“……”是啊,不然呢,他又没有那十三年。撒加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目光避过艾俄洛斯的眼睛,微微垂下眼睑投出一片阴影:“……对不起。”

“又来了又来了,”艾俄洛斯受不了地摇摇头,想一本正经地开口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能想到的所有论点都被说过一遍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良久艾俄洛斯郑重其事地开口:“撒加。”

撒加条件反射般地抬起头,还没等说些什么,下一秒自己的脸就被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他有些发懵地抬头看向艾俄洛斯,正好对上人笑意吟吟的碧眸,似乎对他现在的反应感到十分满意。

“行啦,再纠结这些事情我不介意再掐一把,”艾俄洛斯这么说着像是为了证明一样再次在他的脸上掐了一把,啧啧感叹道,“手感还怪不错的。”

“……”撒加眨了两下眼睛,认命地把头转了回去继续批文件。战后复活也有一段时间了吧,他完全适应不了,他怎么不知道艾俄洛斯开导人的方式居然已经升级到现在的水平了?……不过意外地感觉还挺好。

“来来来,让我看看日理万机的教皇大人今天都需要处理什么重要的事情。”艾俄洛斯像模像样地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左右看看没有可以坐下的的地方便直接坐在了椅子的扶手上,下巴趴在撒加的肩膀上,右手绕过撒加另一边的肩膀把人圈在了怀里,双手打开的文件刚好可以让撒加看清楚上面的内容。

“艾俄洛斯……”撒加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艾俄洛斯微卷的短发蹭得他脖颈发痒,他现在完全没有办法好好地批文件。“你闹够了没?”

撒加十分确定艾俄洛斯向来不是这种爱撒娇还来这里捣乱的类型,所以他现在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艾俄洛斯到底想做什么。“好了,不闹了。”艾俄洛斯放开撒加,从扶手上下来站定,指着文件上面的日期道:“这份文件的日期已经是最近几天了,你早就把战后恢复的事情处理完了对不对?”

“我是从今天份的文件开始批阅的,所以并没有处理完。”撒加面不改色地伸手:“给我。”

艾俄洛斯深吸一口气:“撒加,你说瞎话不打草稿的能力真的是数一数二的。”

 

天空上乌云密布,远处的云隐隐有些发亮。一道闪电劈下,不一会便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雷声,雨点渐渐滴落下来,不一会便成了倾盆之势。

阿布罗狄看了看外面,踏出门伸手接着滴落的雨点。面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打着伞的身影,他习惯性地打着招呼:“艾欧里亚,你这是要去哪里?”

艾欧里亚晃了晃手里的雨伞道:“下雨了,我去教皇厅送伞。”

“送伞……?”阿布罗狄迟疑地看了看教皇厅的方向,突然嗤笑出声,把身后的披风一甩摆好战斗的姿势却并没有燃起小宇宙,笑着看向艾欧里亚道:“听着,今天的双鱼宫不让过。”

艾欧里亚挠了挠头,不知道阿布罗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听见没?现世报。”雷声刚过,艾俄洛斯拿着文件指了指窗外道。

撒加迟疑了一阵道:“艾俄洛斯,你带伞了吗?”

“没有。”艾俄洛斯轻飘飘地回答他,看他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把下雨当一回事,“别扯开话题,这都多长时间了,你走出过教皇厅吗?”

“走出过。”撒加丝毫不给艾俄洛斯堵他话头的机会。事实上这确实是实话,吃饭洗澡上厕所哪个都得走出教皇厅啊。

艾俄洛斯神色有些古怪,看起来好像被噎了一下:“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走出了教皇厅去了没人的地方偷懒?”

“可以。”撒加回答得十分坦然,再次伸手道:“所以我积攒了一堆文件正在赶工,艾俄洛斯,还我。”

“好,要是我翻不到前几天的文件,你明天就别批文件了。”艾俄洛斯把文件拍在撒加的手心里,很有把握地没有动,目光灼灼地盯着撒加。

“艾俄洛斯,”撒加叹了口气,他知道艾俄洛斯当然不会翻文件,分明就是认定了他在说谎,“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以为你知道所有人都在为你这么疯狂的工作而担心。”艾俄洛斯丝毫没有放软态度的意思,“文件处理的速度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在教皇厅帮过忙所以你骗不过我。”说着艾俄洛斯拿起桌子上白色的咖啡杯冲着撒加晃了晃:“这个,没收。”

“我今天要是批不完你负责?”撒加觉得艾俄洛斯这么做就有些无理取闹了。

“我帮你看着,我不信你的效率这么低。”看着撒加欲言又止的样子,艾俄洛斯挑了挑眉,“或者你想说我没有这个资格参与批文件?”

作为曾经的教皇继承人,艾俄洛斯的工作能力撒加并不怀疑,至于资格什么的,最没有资格坐在这里的人恐怕是他。撒加沉默了一下道:“雨停了就回去吧。”

“那个一会再说,你就不怕这雨一晚上都不停?”艾俄洛斯把咖啡杯放到桌子上,示意撒加继续工作,“我陪你。”

撒加吩咐杂兵搬来一把椅子让艾俄洛斯坐下,重新拾起笔在文件上的末尾刚签了名,突然抬起头对着艾俄洛斯笑:“不停就不停,教皇厅又不是没卧室。”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西の月&蘑菇 收文啦!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