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半年贺(4)

  痕检组几乎被折腾得够呛。
  虽然一开始也没有抱多大希望,但是等痕检组告诉修罗现场脚印实在是太多太乱,根本提取不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但是我们在取样的时候,”痕检组的技术员似乎有意要吊修罗的胃口,不紧不慢地继续道,“发现离树的不远处有着清晰的脚印,并且经过对比可以判断其脚印和被害人的脚印系同一个,这是报告。”
  修罗随手接过报告装进了档案袋,皱眉问旁边站着的队员:“失踪人口那边排查了吗?”
  “已经查过了,最近一段时间没有人报案。”队员看得出来修罗的心情并不好,说话也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队长,我们要不要调监控录像?”
  “河边哪来的监控录像。”修罗叹气着将档案袋在人脑袋上一拍,离开了痕检组的办公区。
  审讯室内,斯黛茜正审问着负责相应寝室的电工。
  电工是个中年人,虽然被带到审讯室有些紧张,回答起问题倒很流利。
  “案发的那天,你有没有去被害人的寝室?”斯黛茜眼神锐利地盯着他,企图给他一些心理压力,如果真的是他的话也许慌乱之下可以露一些马脚。
  “去过。”
  “具体时间?”
  “大概在下午一点左右,不过由于是灯管本身的原因,我打算给她们换一个灯管的,那天我没有带,就跟她们约好了明天再来,”说到这里电工忍不住叹了口气,“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冒昧问一下,当天只有你一个人去吗?”斯黛茜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侧头道。
  “对的,就我一个。”电工的语气很笃定。“你当天穿的也是这双鞋吗?”斯黛茜突然问道。
  “是啊。”电工有些茫然,不知道面前这位看着还年轻的警察想做什么。
  办公区内。
  “你那边怎么样?”修罗刚回到办公区,随手将档案袋放在桌子上,一眼看见斯黛茜的表情就知道案件很不顺利,故意问道。斯黛茜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的小本子扔给他:“完全没有用,我见到的人基本都没有嫌疑。我也实在是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情况才能杀这么多人,通过死亡时间能看出来好像是按顺序杀的……所以排除了杀其他人是因为正巧撞到了这个选项。”
  “如果说是变态杀人狂的话,这个楼层的其他人都没有遇害……”斯黛茜瘫在自己的作为上愁眉不展,“所以到底想做什么啊!我要是抓到凶手一定要先把这个人打一顿再交上去枪毙!”
  “然后督察就会把你带走。”修罗冷静地陈述事实,大致翻了翻本子上的内容,点头道,“不错啊,你居然还让电工给你留了脚印,留了个心眼想做脚印的鉴定吗?”
  “留了其实也没什么用的,我直觉不是他,杀人凶手怎么也要两个,”斯黛茜眼神放空,面无表情的样子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两个人杀十一个人不是情杀不是抢劫还能是为了什么啊……”
  修罗往前翻了一页,翻动的手指突然停顿,敲了敲前面斯黛茜的椅背:“你还记得自己的笔记上第二次出现场的时候都说了什么吗?”斯黛茜眨了眨眼,努力回想道:“刀口干净利落应该是谋杀不排除买凶杀人的可能……”说道这里她像是惊醒一样突然噤声,修罗则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去吧,排查受害人的家庭,包括那个迪莉娅。”
  “队长你真是我的福星!”斯黛茜仿佛重新注满了活力,从椅子上跳起来连招呼也没顾得上和修罗打就开始忙活了。
  修罗笑着叹了口气,明明自己这个案子还没什么头绪呢还有这个心情管别人。查不到受害人的身份很多东西都没法继续,这个凶手还真是给了他不少阻碍啊。不过说起监控录像……修罗的眼神渐渐地起了变化,或许……在河边周围的公路上……想到这里,修罗也立马起身,拨通了公安局那边的电话。
  斯黛茜将调查受害人的家庭背景资料的任务分配下去以后,决定从最近的迪莉娅入手。
  与那家的主人打了声招呼,刑警的身份是她没有受到任何阻拦,所以她几乎是立刻就跑过去了。迪莉娅家是一栋很大的私人别墅,看得出来宿管所说的迪莉娅的家境很不错。
  刚刚落座,斯黛茜就接到了卡里特的电话,询问她要进行对比的脚印档案在哪里。工作还没开头就被打断,斯黛茜也没什么好脾气对待他,简略地说了句“就在我那里自己找”便挂断了电话。
  朝主人家抱歉地一笑,斯黛茜开始了自己的询问。在问过姓名年龄工作单位的常规问题后,斯黛茜问了最关键的问题:“你们最近有什么仇人或者是与谁发生过口角吗?”
  女主人给斯黛茜倒了一杯茶,眼神却不自觉地飘向了自己的丈夫,而这屋子的男主人却只是冷静地抿了一口茶水:“并没有,我们一家待人都很和善。”
  “就算在公司里也没有勾心斗角想加害于你们的吗?”斯黛茜破案心切,将话说出口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话实在是过于冒犯,而男主人的脸色也是一变,却还是笃定道:“那也没有。”斯黛茜为自己刚才的话感到十分的懊悔,捏紧了手里的杯子想要道歉,却不知该从何开口。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尴尬。
  屋子的女主人宽慰地过来拍了拍斯黛茜的肩膀,柔声道:“不必在意这些。”斯黛茜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却还不死心道:“如果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及时汇报,您的每一个线索都有可能成为我们破案的关键。”
  这绝对是她最失败的一次家访。一直到回到自己办公区的时候斯黛茜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不管了,还是先翻翻抽屉看看有没有零食的存货可以垫垫肚子。
  刚刚打开第一层,上面一个的一个很大的档案袋看起来很扎眼。斯黛茜连忙拿出来,发现正是她所收集的电工的脚印样本。环顾了一下周围,斯黛茜扬起手中的档案袋对卡里特的方向喊道:“卡里特,你还没把脚印送去做对比吗?”
  “脚印?”卡里特反应了一下,恍然道,“哦那个啊,我给你打完电话就在你身后的桌子上找到了,已经送过去了,我告诉他们加急的,估计一会就能出来。”说着卡里特还好心地指了指她身后的办公桌。
  我身后?斯黛茜疑惑地看了一眼身后,只觉得一阵头痛,忍不住怒道:“那是队长的办公桌!卡里特你的21号染色体多了一条吗?!”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刚刚从公安局调完监控录像的修罗刚进到办公区就听见斯黛茜的怒吼,只觉得一阵不妙。斯黛茜晃了晃脑袋想使自己冷静一下,努力维持平静地将事情叙述了一遍,还不忘瞪一眼卡里特。
  “这……”修罗有些哭笑不得,再看看自己办公桌上的档案袋果然不见了,无奈地拿手指了指卡里特却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继续道:“别在这里发脾气了,赶紧去把东西交给痕检组。”虽然痕检组一定会脾气很暴躁就是了……
  “要去也是卡里特去!”斯黛茜把档案袋往桌子上一拍,指了指档案袋示意卡里特过来拿。本来她今天的家访就很不顺利,现在又弄这一出,斯黛茜现在的暴躁程度不亚于痕检组的技术员。
  卡里特跑过来拿档案袋,不断地道着歉,斯黛茜也只是面无表情地扭过头不理他。而修罗也只是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结果出来了!”痕检组的一个技术员小跑过来,上面交代过这份脚印对比要加急,所以结果出来后一秒都没有耽误地就跑了过来。斯黛茜冲着卡里特翻了个白眼,又看向了天花板,一脸的“你自己捅的篓子篓子你自己收拾”。
  卡里特还没等开口,技术员翻动着手里的报告道:“经过对比,交上来的两个脚印是出自同一个!”
  “你说什么?”斯黛茜瞬间把视线收了回来。修罗一把拿过技术员手里的报告,上面写的清清楚楚的鉴定结果让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消化了一阵后将报告递给斯黛茜,无奈道:“看来这两个案子其实是同一个,干得漂亮啊卡里特。”
  卡里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这……”
  “我开玩笑的。”修罗收起笑脸在卡里特的头上狠狠一拍,“以后不许犯这种错误。”
  “是是是……”卡里特这才松了口气,果然该得到惩罚时被夸奖了会让人感觉恐慌的。
  “现在这样线索就能串起来了啊!”斯黛茜已经无心追究卡里特的对错,掏出自己的小本子道:“如果顺着我现在的思路来说,有人花钱买凶,两个凶手在进行宿舍杀人案后逃离现场来到了河边。”
  “然后由于某种原因,两名凶手起了争执,”修罗接话道,“其中一名凶手被割下了头颅,另一名凶手逃离了现场。”
  “我觉得也不能排除雇主卸磨杀驴的可能,”斯黛茜看见修罗赞许的目光后继续道,“然后另一名凶手还在逃窜。那么队长,你们的案子进行到哪里了?”
  修罗指了指自己办公桌上的电脑,刚想告诉她自己打算调监控录像的事情,只见有人带着一个高个子的青年走了进来:“斯黛茜,找你的。”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