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2017修罗生贺】采访

  我向往古希腊里吟游诗人这个职业,怀里抱着里尔琴,凭借优美的歌喉和动人的小故事来换取面包与葡萄酒。但是在这个时代我成为不了这样的人——我没有琴,没有歌喉,也没有故事。而我也没什么机会见到这样的人。
  可是我喜欢故事。
  所以我踏上了茫茫的旅途来收集不同人的故事。相比于政客们雷同的光辉历史,我更偏爱平凡人的故事——光荣都是差不多的,但平凡人各有各不同的平凡法。
  哦上帝,我这个句子改编得真是拙劣,但是不妨碍我表达我的想法,对吧?
  我的第一站是西班牙,在有“伊比利亚半岛的明珠”之称的巴塞罗那,我碰到了一个警察,他是刑警队的队长,直觉告诉我他会带给我很精彩的故事。
  “故事?”在听明白了我的来意后,他高高地扬起了眉毛,似是觉得有些好笑,“我可没有什么故事告诉你。”
  “不,一定有的。”我就猜到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没故事,谈起自己的过去却总是滔滔不绝,于是循循善诱道:“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只是自己觉得过于平常而已,不如让我来问个问题开个头——你为什么要当警察?”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哂笑道:“小子,我要是做别的工作,你还是会问,我总要有个工作不是吗?”
  小……小子?!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称呼,虽然看起来我确实比他小,但这么称呼让我很不舒服。我按耐了一下情绪,继续道:“不能这么说,修罗先生。毕竟您现在是警察而不是别的职业,说明您一定是经过选择的,我想知道您选择的理由是什么?譬如说是受了谁的影响?”
  “没有,我自己选的。”他似乎根本不打算好好回答我的问题,让我想发掘都无从入手。
  “哪怕是说为了维护正义也好啊……这么不配合真是不给人活路……”我小声嘟囔着打算换个话题,如果他总是这样,我就要考虑换一个人采访了。
  “也可以这么说吧。”他微微沉默了一下忽然开口。我原以为他听不到的,更没想到他会接我的话。我立刻来了兴致:“那么,修罗先生对于维护正义又是怎么看的呢?”
  他依旧认真地看着我,目光却仿佛穿过了我而看向了更远的地方——我觉得,我想听的故事要来了。
  “当然是必要的。”
  ……
  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我不愿放弃这个快要接近故事的机会,于是继续问道:“我想知道的是,修罗先生心中的正义是什么样的呢?”
  这话刚问出口我就后悔了,凭面前这个人的脑回路,要是给我回答一句“除暴安良,维护治安”怎么办?那样的话,我就没法按照正常的套路继续问他为什么这么认为了。
  然而他却反问了回来:“你想听什么?为了大地的和平与爱而战?”
  这个人绝对是中二症没毕业。我默默腹诽着,却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仿佛小的时候在哪里听说过这句话。“不不不,我想听修罗先生自己的想法。”
  “你要听?”他的尾音微微上挑,好像听到了什么很可笑的事情,“如果我告诉你,正义就是统治者定下的规则,谁有力量,谁就有权利制定这个规则——你还愿意接受吗?”
  “这简直是谬论!”我从未想过一个警察会这样定义“正义”——还是“除暴安良,维护治安”更靠谱一点。“真正的正义确实很难定义,但和统治者根本没有关系!若是可以因为统治者的不同而变动,那就不是正义了!”
  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很长时间以前,有个小子也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地跟我说了同样的话——哦,你俩看起来好像也差不多大,真像是一路人。”
  “后来呢?”
  “没了。”他回答得干脆利落。
  ……
  哦。
  跟这种人说话就是要做好时刻被噎死的准备。“咳,修罗先生。”我轻咳一声想掩饰自己的尴尬,岔开话题道:“我对您说口中那个跟我差不多大的人很感兴趣,从您的描述来看,你们之前似乎有过关于正义的……争吵?”
  “……算是吧。”他很明显地迟疑了一下才点头。
  “那么,你们有什么结果吗?”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那个时候,他说服了我。”我原以为这么傲气的人应该不承认才对,然而他不但很平静,似乎还很愿意提起这个人,“那小子有着他自己的信念,在见到他之前我一直觉得以生命为代价的胜利没有任何意义。直到看到他——”
  “然后呢?”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这让听到兴头上的我忍不住追问。
  “没了。”
  ……又来。
  “我能问问修罗先生以前是做什么的吗?我很好奇你和那个人事情。”
  “嗯……你可以理解为特种兵,不过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他回答得很简洁,但是一点也不明了,我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那个时候我们出了内乱,他作为进行平反的人与我交过手,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听起来是一段很深的战友情呢!”我拿着笔轻轻地敲打着手心,忍不住脑补了一对在战场上相扶相依的战友,感觉真是美好。不过既然是类似于特种兵的职业,有很多故事是没法讲清楚了吧,我还蛮想知道关于内乱的前因后果的。“没有背叛,没有误会,没有迫不得已……现实不是漫画,哪里来的那么多不容易,最后还是朋友就好了嘛!”
  他似是愣住了,低下头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出声,恰好垂下一半的眼睑让我看不见他的眼神。良久,他抬起头,脸上又是我最初见他时有着几分傲气的笑容:“对,没有。”
  我不知道他刚刚都在想些什么,不过连故事的主角都不在意的事情,应该也是不重要的吧?
  “那你们现在的关系怎么样?”我兴奋地在本子上记着,“修罗先生应该是退伍了吧?退伍之后你们还有联系吗?”
  “有。”他点点头,不自觉地看向了空无一人的玄关处,“不过他在遥远的中国,只有在节假日的时候会抽空来看看。”
  “那么远啊……”我有些惋惜,如果离得近一点的话,我就可以去拜访一下那个人,或许他会告诉我更多的故事。“那……修罗先生的那些战友有生活在欧洲的吗?”
  “嗯……”他低下头似是在努力思索着什么,“法国、希腊、中国、意大利……欧洲的还算蛮多吧。”
  “希腊?!”我没有想到他的战友遍布了这么多个国家,更没有想过会有希腊的。那是一个我十分向往的,充满着英雄与神话色彩的国家。我不禁对那位住在希腊的战友产生了好奇:“修罗先生可以说一说住在希腊的那位战友吗?你们的关系怎么样?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住在希腊的有很多个,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他眨了眨眼睛,却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一定要说一个的话,我可以跟你说说艾俄洛斯,我对他还算比较熟悉。”
  “洗耳恭听。”瞧!风神的名字!风神!我抑制住自己的激动,赶紧把本子翻到了新的一页。
  “嗯……以前他是比较年长的一个,比我们来的要早,所以我们大部分都是他带出来的。”他似乎很怀念那段时光,微挑的嘴角使整张脸都变得柔和了起来,“那时候都还小,不懂事,遇到什么事情都喜欢去找他,小到衣服扣子掉了大到训练遇到困难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忍的。”
  “他待人总是很温柔,但是严肃起来比谁都要可怕,可我们还是很喜欢他,就算被骂也心甘情愿。他好像天生就有种让人忍不住去接近的气场。”
  “没想到是一位兄长级的人物啊,”我一边记录一边赞叹道,“这听起来棒极了!你们之间有什么让你印象很深刻的事情吗?就是忘不掉的那种!”
  “忘不掉啊……”他的眼眸黯淡了下来——这让我有些出乎意料,我以为他是不会有这样的表情的——然后他还是笑了起来,笑容却有些苦涩,“那大概是那次内乱的时候,他被污蔑为叛徒的那件事吧。”
  “污蔑?哦不!”我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以为,他这样的人应该站在顶端怀抱荣光,或者死于战场,坦荡无憾。而不该有个被污蔑的结局。”
  他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仿佛上面沾染了什么东西。我忍不住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可是除了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什么都看不见。
  “我感觉这样的人就算反叛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吧?为什么会被污蔑?哦上帝,一想到部队里对待叛徒的各种刑罚,我真是……那个时候修罗先生在做什么?”
  我把他同时还有自己从思绪里拉回来。
  “……刑罚吗?”他的声音有些干涩,却终于肯抬起头来看我,“如你所言,我是刑罚的执行者,或许你称之为刽子手也不为过。”
  “为什么!”我停下了正在记录的笔,看着他似是很平静的表面更是有些激动,“难道你也听信了那些话?轻易地忘掉了以前他对你的好?”
  他歪了歪头,嘴唇轻轻地颤抖着,却慢慢地上扬了起来,这样的笑容让我心里一惊:“我始终都觉得我愧对了他,但是如果再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我很想问问他为什么,即使知道是污蔑,知道这么做是错的,还要错下去吗?而且还是对着自己近似兄长的人?然而话到了嘴边却不知该如何去问……是有隐情的吗?“那么,现在……”
  “都过去了。”他颔首道,声音很轻,“过去了。”他又重复了一遍,仿佛这话并不是出自他的口中。
  过去的事情我不知道,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迫不得已的理由,但如果连艾俄洛斯都已经放下了,我又有什么资格嚼舌呢?
  这个人那么骄傲,不知道是怎么看待自己的错误的。
  “嗯……”我把本子往前翻了翻,想找点话题尽快结束这沉闷的气氛,“我可以理解为这两个人对修罗先生有些很大的影响吗?”
  “也许吧,虽然我并不觉得。”他一点都没意识到他推翻了刚刚他才给出的答案,但看起来从善如流,“艾俄洛斯他教我如何去守护正义,只不过我和他理解的正义不太一样罢了;而那小子让我了解了真正的正义,让我明白有些东西光靠力量是不行的。”
  “如果说只是没有感觉到的话,那就应该是一种潜移默化吧!”我笑道,忽然觉得面前这个人没有刚才那么难以沟通了,“他们两个改变了修罗先生对正义的看法,所以修罗先生成为了警察,对吗?”
  “差不多。”虽然是不确定的词,却被他说得异常肯定,“艾俄洛斯告诉我,守护正义的方式有很多种,不是离开了哪里就没有了正义。只要我想,我就有无数种方式来守护我心中的正义。”
  “说得真是太好了!”我忍不住拍了一下手,在我的本子里又添了几笔,来回看了几遍,最后郑重地将本子收了起来,“感谢修罗先生愿意回答我这么多的问题,我想我得到我想要的故事了。修罗先生在特种部队里遇到了内乱,因此被迫向挚友出手,在这之后受了另一个人的影响领悟了真正的正义,退休后成为了一个警察继续守护正义,对吗?”
  他看上去有些无奈,却忍不住笑了出来:“差不多是这样吧。”
  “……哪里不对吗?”看到他的反应我总觉得我哪里理解错了。
  “不,都很对。”他笑着点头,细长的眼睛里一丝促狭一闪而过,不知是我看错了还是他根本就不打算告诉我。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告辞了。”我站起身,“再会,修罗先生。”
  “那么,不送。”他正了正自己戴在头上的警帽,从椅子上站起来冲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这才发现他身姿挺拔,看着竟有种说不出来的英气。虽然语气依旧是这么不友好,但我已经习惯啦,即使我对他还有很深的疑问,可现在我已经有点喜欢这个人了。
  第一次收集故事很成功呢。
  后记:
  在离开西班牙的前一晚,我去了一家很大的书店,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飞机上解闷的书。
  我在书店的一楼看到了一本很大的漫画书,是日本的漫画家车田正美所作的《圣斗士星矢》系列,我低头看了看封面,明晃晃的一句“为了大地的和平与爱而战!”让我不禁发笑,今天采访的修罗先生似乎也说过这句话,他应该是这部动漫的忠实粉丝吧?那本漫画似乎被尘封了许久的样子,不过我没什么兴趣看,有空再说吧。我耸了耸肩,径直走向了二楼,在二楼找到了了我想要看的书籍。

于是上一篇居然有错字orz重发重发。修罗生快哟,以及……算了想说的差不多的都说过了2333333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