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三年(下)

三年后。

老郑推开六组办公室的人,进来就开始喊:“丁箭!丁箭!”陶非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站起来回应道:“丁头儿出去了,老郑你有事吗?”

“大事!”老郑一把拽过陶非道:“两年前的815大案,最后一个主犯马大龙在新疆落网了!”

“什么?!”不仅仅是陶非,六组的其他人也迅速跑过来把老郑围了起来,叽叽喳喳地问着具体的情况。老郑没有料到有这么多人都在关心这个案子,环顾了一下四周的人瞪大了眼睛道:“你们几个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这个的?啊?”最后一声“啊”的时候老郑的目光已经在陶非的身上扫了两个来回了,陶非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丁头儿有提过,我就是补充了点细节。”

孟佳则更是激动道:“哎呀郑队,你就接着往下说嘛,再说我们是自愿听的,”说着还捋了捋自己的头发道:“你看我这发型,像不像当年的季姐?”孟佳的头发有些毛躁,和季洁柔顺的中分短发差得很多,甚至可以说除了很短以外根本没有相似之处。老郑用手指点了她两下,脸上却带着笑没有说话。

“季姐季姐,就知道季姐。”王勇对她的行为嗤之以鼻,“人家可是我师父的老战友了,你现在这水平和她还差得远呢。”

孟佳一听这话就竖起了眉毛,和季洁差的远这一点她承认,可哪有这么说话的:“就你好?整天跟在头儿后面不照样差得远吗?”眼看着两个人有吵起来的趋势,周志斌连忙推了把王勇凑过来问老郑:“郑队,从那马大龙嘴里问出来什么没啊?”

这话成功地阻止了即将爆发的争吵,办公室里一片安静就等着老郑发话。见到这样的场景老郑忍不住卖了个关子:“我啊,等丁箭来了再说。”

办公室里一片嘘声,纷纷吵嚷着老郑的过分。丁箭到门口就听着办公室里的声音过于吵,正奇怪发生了什么,刚一推门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欢呼着把丁箭推到老郑面前催促着老郑快点说。看见大家兴高采烈的样子丁箭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好消息,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里却已经有了几分笑意:“老郑,有事啊?”

“有,大事。”老郑在“大事”上面加重了语气,“815大案最后一个主犯马大龙在新疆落网了。”

“什么?”丁箭一瞬间收起了笑意,有些惊愕道:“人在哪呢?问出来什么没有?”

“交给季洁审了,”老郑示意他先不要激动:“马大龙交待了全部的犯罪事实,打死常宝乐的犯人也被抓了,枪支也已经上缴。”说到这丁箭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眶微红嘴角却不断地上扬,握紧了拳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季姐还说什么没有?”

“她说,”老郑沉下了声音,“赃款还没有追回,而且连马大龙也不知道为什么打中杨震的子弹是从她的枪里射出来的。”

“……”丁箭愣了一下,低下头重重地叹了口气。

“不说这个了,你们最近那个案子怎么样了?”老郑转移话题问陶非道。

“经查证残害少女的现场留下的线索都和一个有过前科的人有关系,名字叫范大成。”陶非接过话头,碰了碰丁箭示意他打起精神,“目前这个人我们还没有这个人的消息。”

“好,那就顺着这个查。”老郑肯定了陶非的侦破思路,又拍了拍丁箭道:“你别担心,那边有我呢,你全力把这个案子弄好。”

“拜托你了,老郑。”丁箭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嗯。”老郑对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大踏步离开了六组的办公室。他没有告诉丁箭,季洁在电话里不仅仅是来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更多的是有求于他。马大龙交待了他全部的犯罪事实,但没有供出所有的人,这些季洁是看得出来的。

不是要见他吗?老郑在心底冷哼一声,打包了些酒菜,带着特警进入了关押马大龙的地方,又将酒菜一一摆好,坐在座位上听着走廊里的脚镣声,待门推开才抬起头目光锐利地看向了来人。

 

六组办公室的铃声响起,丁箭抢先接了电话,应了几声后冲着办公室喊:“王勇,孟佳,少成,范大成有消息了跟我走!”被叫到的人答应得干脆利落,没一会就做好了准备。陶非抬头看了眼丁箭,电话铃声就再次响了起来,他迅速接了电话,侧过头对着一旁的人喊:“大斌子,跟我出现场。”

丁箭笑着往他那看了一眼,后者无奈地摸了摸脖颈道:“根本闲不下来。”

“走吧。”丁箭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伙人上了不同的警车分别驶出了院子。

 

杨震调到法制处以后最不希望的事情就是由于工作上的事见到以前的人。

法制处嘛,见到以前的战友都是因为程序上出错了,当他知道这次要处理的人是丁箭的时候心里就有种不好的感觉了。别人什么样他不知道,丁箭的脾气他最清楚,被犯罪嫌疑人气到动手是完全有可能的,要是身边的谁没拉住就没跑了。抱着最后一丝侥幸,杨震来到了看守所见到了范大成,右眼出明显的乌青还带着些血迹,伤的还真不轻。

右眼……杨震的左手握成拳轻挥了一下,忍不住叹了口气,侧过身轻声问看守所的人:“犯的什么罪?”

“虐杀未成年少女。”

哦,那就难怪了。杨震的胸口起伏了一下,狠狠地瞪了一眼范大成后便离开了看守所。在其位谋其职,今天他恐怕真的要带走丁箭了。

新六组的办公室内有着一群人都是生面孔,见他过来也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仿佛一切已经与他没了关系。

不是早就没关系了吗?杨震自嘲地想着,径直走到了老郑的办公室。老郑见到他脸上就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欢迎他的到来,直到杨震告诉他今天他是来查案子的,重案六组有人刑讯逼供。

“谁啊?”老郑迟疑地问了一句,刑讯逼供这件事情可不小,杨震今天既然是为了这个来的,就意味着六组一定会有一个人离开。

“丁箭。”

老郑把刚倒好的水在桌子上重重地一砸,厉声道:“不可能!”

“可不可能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如果不是当然最好。”杨震把身后的许大队叫了进来,“这个是许大队,你应该见过,你带他去找丁箭吧,我就不去了。”他和丁箭的关系多好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他本来也只是协助调查的,又有这层关系必然要避嫌。

杨震哪也没有去,就在老郑的办公室里待着,将监控细细地看了一遍。很明显监控室有人关了录像。行,集体护着,换了一批人也没改了六组的传统。杨震站起来环顾了下办公室,副支队长的办公室就是不一样,比组长办公室要大,东西也更全一些。桌面上放着老郑经常拿着的小茶壶,时间久了都带着些淡淡的茶香。桌面上放着刘志被杀案的资料,他好奇地拿起来看了两眼,目光扫过“王显民”三个字后眉头紧紧地锁在了一起。815大案风云再起,要是调查结果显示丁箭没有刑讯逼供就好了啊……想法在杨震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最后也只能自己摇了摇头。

不知过了多久,老郑带着许大队回来了,一进门就开始絮叨:“你看我就说怎么可能是丁箭呢,他的脾气我最清楚……”杨震看了眼老郑,又凑到许大队的旁边问道:“怎么样?”

许大队叹了口气:“他全程抢话控制节奏,我都没说几句,丁箭说不用查了直接处分他就可以了,但按照程序也不能这么处理啊。”这果然像老郑干出来的事,护崽儿这属性在局里都是出了名的。杨震挑了下眉毛,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了老郑:“那就分开问。”

在这几年里,杨震和丁箭有过联系,有的时候出来喝酒丁箭也会给他讲一讲现在的六组,所以杨震对询问室里的孟佳和监控里的王勇都不陌生,而他们本人的脾气也是听丁箭讲过的。孟佳痛快地承认人是她打的,王勇则前后矛盾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们说的要是实话才真是见了鬼了。杨震在心里叹气,监控里面范大成的表现他已经看到了,对孟佳出言不逊到让他都有些火大,就不用提丁箭了。丁箭是左撇子,按照受力的角度他知道丁箭的嫌疑是最大的,但丁箭有老郑这边护着,怎么着也要他亲口承认才行。那么……杨震的心念一动,告诉王勇把陶非叫来。

陶非这个名字是丁箭在和他吃饭的时候提到的频率最高的一个,同时他也知道陶非是所有人里面最明事理的一个,他相信陶非绝对是一个好的突破口。

被叫来问话的陶非有些意外,他当时在刘志被杀案的现场,这件事照理说怎么也不可能找到他这来的。很多事情他也只是猜测而没有实际证据,也就不会瞎说,直到许大队跟他说:“陶非啊,你现在可是六组的骨干……”

“许大队,你可别提骨干的事,我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最后几个字陶非咬得很重,拿骨干说事让他心里莫名就火了起来,杨震看见事态不对,连忙把话头接过来,一点一点地给陶非讲着这个案子目前的状况。

“不是有监控录像吗?看一眼不都明白了吗?”陶非将椅子搬到一边,和杨震他们一起看了一遍监控录像。录像上范大成的言语让他皱紧了眉,当他看到丁箭冲进询问室之后握着扶手的手骤然收紧,但是没等他看下去,录像就自己断了。后面的部分被抹了,这行为明显就是故意的,连解释的可能都没了。

杨震还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斜靠在椅子上悠然道:“你是破案高手啊,你给说说?”

  陶非哼笑一声,知道他今天不从自己嘴里套出点东西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只得认命地站起来,按照正常的破案思路给他分析着,确定打人的只可能是一个人,确定孟佳力气较小不可能是她,话就到这里戛然而止,他没有再说下去。杨震看的出来陶非的用意,他既然撬开了一个开口就会一直撬下去,绝不会就这样打着哈哈过去。

“杨处,”陶非深吸了口气,咬牙一字一顿道:“非查出来真相不可吗?”

  丁箭听王勇说叫陶非过去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了,他赶到门口正听到陶非说这句话。他苦笑一声,笑陶非问得太天真。

  他看着陶非往杨震面前摔了一叠照片,怒吼着:“她们的公平公正在哪?!”敢往杨震面前摔东西的陶非还是第一个,并且他以前向来还是个好脾气的,这回也是气的厉害了。

“如果我不查出来的话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意味着他们三个都得停职!”杨震摊出最后一张牌,让陶非有了些动容。无论那种结果,丁箭都会被停职,范大成的案子要是再没了王勇和孟佳就会有大麻烦。陶非侧过身子,艰难地开口:“根据范大成右眼的伤势和受力的角度来看,打人的是个左撇子。据我所知王勇不是左撇子……没了。”一直到最后陶非也没能说出那个名字。

  丁箭在门外叹了口气,从孟佳开始所有人都在维护他,连陶非也是,如果不是杨震最后这么说了,恐怕连陶非都不会开口了。他推门进来直视着屋里的人:“行了,别难为他们了,我是左撇子,人是我打的,要处分就处分我,我不后悔。”

  陶非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口,等到丁箭转身要出去了才忍不住叫住他:“丁哥!因为违反法律程序不得不释放范大成,咱能不后悔吗?”

  丁箭转过身看着他,神色有些复杂。陶非也没有看他很长时间,默默地别过了头。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

  送丁箭的人流很大,陶非挤不上去。无论是王勇看都不看他一眼的态度,还是周志斌不善的眼神,都让他有些无奈。他也不想解释,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除了他自己没有人有资格责怪他。他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丁箭远去的警车,紧紧地抿着唇没有说话。

  一直跟在丁箭身边的人成了唯一一个没有到他身边送他的人。

  当天晚上,丁箭被杨震叫出去吃饭了,一同来的还有老郑。

  杨震要了几瓶啤酒,一人开了一瓶后相顾无言。良久还是杨震打破了沉默:“我说丁箭啊,你还在怪我呢?”

“没有,你没做错什么。”丁箭抿了一口啤酒沫,眼神有些空洞:“我还是不后悔,徐丽丽要是没命了我估计更难受。我只是遗憾我离开了六组没法再追查815大案了。”

“嘿呀,你这么多年了还在拿这个当信念吗?”老郑往自己嘴里扔了颗花生米。

“不是信念,是执念。”丁箭叹了口气,“你这几年没少因为这个训我。我其实目的性没有那么强,哪个案子我不是尽力查的?只是有的事情啊根本就忘不了。”

“那你怪陶非吗?”杨震只当没听见他和老郑的对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丁箭愣了一下,握着酒杯的手松了松道:“我怪他干嘛啊?”

  老郑端着酒杯喝了一口,摇头道:“陶非啊,是个能担事的,就是太直,估计他在六组以后不会太好过。”

“他怎么了?”丁箭皱着眉反驳他,“六组以后还要靠他撑着呢!跟你讲不是我抬举他,他办案子有经验,眼睛贼,性格也要稳重很多。说脾气直那是因为人家有什么说什么……”

杨震抬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有些发笑,故意说道:“诶,那个叫孟佳的看着好像就挺能耍心眼的,派来的如果不是我估计就被她给懵了。”

“嘿,这叫什么话!”丁箭转过来开始反驳杨震:“孟儿那可是个机灵的,有的时候会有点自以为是,可人家知错能改还是个能吃苦的,教好了绝对是块材料!”“但是估计以后他们对陶非不会有好脸色啊……”杨震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我跟你讲啊,”丁箭刚吃了口菜,听见杨震这么说,匆忙把菜咽下:“孟佳可喜欢季姐了,有季姐在孟佳不会多刁难陶非的。王勇更是,你别看他现在这样,等以后他见识了陶非的本事,那也是第一个服的。他就是脾气爆了点,磨出来绝对是把好枪!哦对,还有周志斌,他也是个明理的,也就现在闹闹脾气,他也能干着呢,实力绝对不弱……”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看见杨震和老郑对视了一眼,低低地笑出了声,这让丁箭有些发蒙:“你们笑什么啊?”

  杨震不说话,低头吃着菜眼角里满是笑意,老郑笑了两声后才说道:“我说,你怎么跟我们一样啊?自己的兵谁都说不得。”

以前别人在老郑面前说六组的谁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样子和人絮叨半天,自己可以在组里训人,出去了是绝不让别人说的,一句都不行。这个毛病就连杨震刚来的时候也说过他,错就是错,还不让说了是怎么回事?但是杨震在六组的时间长了,自己也开始染上这个毛病了。但是他不护短,组里的人犯错误被别人说两句他都觉得是应该的,只不过说的狠了他就会忍不住上去替组里人说说话。

现在看来,丁箭也是这个样子。三年了,就算是新六组也有感情了,丁箭忍不住叹了口气,今天和六组告别的画面在脑海里不断地闪过,他下意识地摸了下口袋,里面是周志斌给他的护手霜。联想到刚刚杨震说的话才后知后觉地拍了下脑门:“怪我,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他掏出手机想要拨出去,动作却又顿了顿,头疼地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紧紧地皱了皱眉。

“你打电话也没用,今天晚上他们都在搜范大成的下落,查找范大成的犯罪证据。”老郑像是看穿了丁箭的想法道。“关键是我打电话说什么啊?”丁箭一口气喝干了杯子里的酒。陶非没做错什么所以不需要他的原谅,他也不能去劝周志斌什么,这只会让周志斌更加不服陶非。只能怪他那时候接了护手霜却没想这么多。

杨震静静地看着丁箭,冷不丁地说了句:“我把你调到特勤去了。”刑讯逼供这件事十分恶劣,按照规定是要除职的,但杨震还是没有下手那么重,他一再和上级争执,最后协商的结果就是这个样子。

“杨哥,”丁箭将酒杯重新倒满,将杯子递过去和他相撞:“谢了。”他还是不太会用过多的言语表达自己的感情,再次仰头一口气干了酒,看的杨震直皱眉:“你悠着点。”丁箭摆摆手,一边和他们聊着一边给自己灌着酒,脸上也逐渐浮现了些醉意。

看着这个架势,杨震知道今天他肯定得把丁箭扛回去了,他站起来拍了拍丁箭的面庞,,笑道:“还记得我是谁吗?”

丁箭还真听他的话抬起了头,醉醺醺的脸上绽出一抹笑:“杨哥,你知道吗,季姐回来了。”

“我感觉六组复活了。”

杨震的手一僵,背过身去望着外面有些发怔。

 

丁箭正式调到了特勤大队。他是特种兵出身,特警的位置比刑警更适合他。不知不觉间他也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自从他离开后,王勇和周志斌基本上天天都要和他说上几句,其中不乏许多陶非的坏话,他想训两句又不知该从何训起。但他很快就发现,这种聊天的频率在逐渐下降,关于陶非的坏话就更少了,这让他有些心安。他一直没有给陶非打电话,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天他数着日历上的日子发现好像快到聚餐的日子了,心念一动给周志斌打了电话,告诉他今年聚餐的日子依旧照常。听着周志斌在电话里兴奋的声音,丁箭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有些怀念当初在六组的日子了。

陶非沉默地听着周志斌通知聚餐的消息,自己坐在那里什么都没说。他好像已经很久都没和丁箭联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在工作的时间比在家里的时间长很多,以前的时候也没在私下里怎么联系过,现在不在一起工作了,联系几乎就是断了。聚餐的通知发完了,所有人都离开了会议桌,只剩他一个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被组里人说的时间长了,竟然也有些不敢见丁箭。共事三年啊,枪林弹雨中练出来的战友情,如果没有范大成的事情,可能会持续的更久。他不知道丁箭有没有责怪他,心里还是有些复杂的情绪,总不能是“近乡情更怯”吧?陶非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收拾了东西站起身,决定还是把这事放一放,能躲过去就躲过去。

28号这天,丁箭给老郑打了电话,通知了时间地点后又强调了一遍:“记得叫上陶非啊,组里那帮不懂事的估计都注意不到他。”他放下电话驾车去了悦来菜馆,吩咐了服务员按时上菜,又不放心地拨通了陶非的电话:“陶非,我丁箭。过来吧。”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才传来一声“好。”,丁箭都可以想象得到陶非勉强上扬的嘴角和笑得弯弯的下垂眼,这么想着还是有些不放心,又交待了服务员几句,驾车一路驶向了六组。

季洁早就收拾好了,陶非作为组长还在弄着报告,要不是知道组长的工作量,季洁都要以为陶非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了。外面不知道哪里来的车声,季洁向窗外探了探头,陌生的车让她忍不住多留意了一下。她推开陶非办公室的门,见陶非刚好放下笔,笑道:“可终于写完了,幸好丁箭时间定得晚,不然咱俩只有喝汤的份了。”

陶非笑了笑,站起来收拾了一下东西,迟疑道:“我觉得……要不我还是不去了,这么多人开开心心的吃个饭,别因为我再破了气氛。”

“那可不行。”这么说着丁箭直接推门而入,没有给陶非任何心理准备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只手撑着桌面看着他道:“你不来绝对不行,我今天铐也要把你铐过去。”

“原来是来铐他的,我还以为你是专门来接我的。”季洁调侃他,又指了指窗外道:“外面那辆车是你的?”丁箭点点头,见到季洁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我肯定得专门接一趟你啊,奈何有的人我不铐着他也不来啊。”丁箭看了陶非一眼,走过去一把揽住他的肩膀,不由说分地开始往门外带,丁箭作为特警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陶非根本无法挣脱:“走吧走吧,一会赶不上上菜你就饿着吧。”

季洁看着他俩的背影,欣慰地露出了笑容,追过去道:“嘿,你们两个等等我啊!”

包间里人脑的声音隔着门板都听得到,丁箭一把揽过陶非的肩膀推开了门,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又迅速恢复了热闹,都在和丁箭说着话。丁箭笑着应付着他们,走到空位那里示意旁边的人串一下让出了三个空位,他把陶非按在了中间,自己坐在了陶非的另一边,最后一个留给了季洁。

大家都对丁箭的举动十分诧异,但丁箭旁若无人的态度别人也不好说什么。丁箭环顾了下四周,菜也上的差不多了,也不再废话:“行了,我聚餐的规矩你们是知道的,不说废话了,该动筷子动筷子。”

这句话一说出口,饭桌上的气氛又热烈了起来,大家的筷子都伸向了桌子上的肉菜,丁箭嘲笑他们道:“就你们这个速度快赶上蝗虫了。”

“放心,吃不穷你。”老郑把一大块扣肉夹到自己碗里,还不忘给丁箭一个并没有什么用的安慰。“就是有你在我才怕吃穷呢!”丁箭冲他嘘了一声。

饭桌上的笑闹声不断,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季洁时不时也参与进来,还不忘带着陶非。每当到陶非开口的时候丁箭都会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逐渐地也将陶非带进了话题中,氛围像极了以前的样子。

饭吃得差不多了,也差不多要散了,丁箭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东西交到陶非手里道:“来,拿着,送你的。”陶非诧异地接过来看了一眼:“护手霜?”

“拿着吧,新买的。”丁箭感受到周围骤然沉默的气氛和周志斌诧异的目光,淡淡地转过头故作疑惑道:“怎么了?陶非的手一到这个季节就容易干裂,你们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了。”

“难道我一走,你们就把对陶非的喜欢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吗?连他这点毛病都不记得了?”丁箭意味深长地看了周志斌一眼,语气听起来很是随意,却不经意间敲打着六组的每一个人。随即又对陶非说道:“这个是我托别人帮我选的,据说效果还可以,这个季节你还是多涂一点比较好。”

老郑的脸上浮出一抹笑容,率先起身道:“哎呀,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先回去了啊。”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和丁箭告别,起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陶非捏着护手霜的盒子,开口道:“丁哥……”

“陶非你一会帮我开下车,我喝得有点多。”丁箭没等他把话说出来,便靠在了他的肩头,有些头痛地捏了捏眉心,呼出的气息带着浓浓的酒味,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过来。陶非咽回了还没有说出来的话,连忙扶了他一把:“行,我们先下去。”说着陶非架起丁箭的一只胳膊,将丁箭扶到了饭店门口的车前。刚一到车门口丁箭就神清气爽地将胳膊抽了回来,整个人精神得和刚才判若两人,一把拉开副驾驶的门对陶非说道:“上来吧。”

陶非被他这一举动吓得一愣:“你没喝多啊?”丁箭看他不上来,自己动手将他塞了进去,一把关了车门,又自己走到驾驶的位置坐了上去,启动了车才回答陶非的话:“我一直没喝,就是在最后抿了口白的,所以酒气比较重。”

“嘿……”陶非靠在椅背上无奈地笑笑,“那你这是要去哪啊?”

“吃饭去啊。”丁箭将车倒了出来,掉了个头驶入了马路。陶非刚想说些什么又被丁箭截住了话头,“你那个碟子里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没吃多少东西。既然这么不合你口味,我就只能单独请你出来吃了。”

“反正我也没吃多少,带你去个地方。”丁箭再次堵住陶非即将说出口的话,认真道:“好地方。”陶非知道自己今天说什么都没用了,索性放弃了话语权,安安静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同时也好奇丁箭会把他带到哪里。

  车子驶入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样子很像以前公安局没搬迁的地方。就在不远的街角处挂着一个还在闪烁的招牌:“红姐餐厅”。
  丁箭熟练地停了车,示意陶非可以下来了。陶非不知道这家餐厅有什么特别之处,看着丁箭轻车熟路的样子也忍不住有了些好奇,跟着丁箭的步伐就进了这家餐厅。
  已经是晚上了,除了几桌还在喝酒的人以外也没别的什么人。屋内的装修很简单,桌椅都是个体餐厅常用的款式,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丁箭刚踏进餐厅,正在吧台记账的红姐就抬头看见他,脸上瞬间有了几分惊喜:“丁箭!公安局搬迁后你们可是很久都不来了,怎么今天想起来了?”
“我啊,这次带一个朋友过来的,他现在是六组的组长了,陶非。”丁箭把陶非拽过来介绍给红姐,红姐上下打量着陶非,笑得合不拢嘴,连忙安排他俩落座:“既然是六组的人,来红姐这就不用客气了,想吃什么随便说!”
“饺子还有吗?”丁箭笑着问她,本来没抱多大希望,不想红姐却一口应了下来:“今天吃饺子的人少,那还有一堆呢,你可真会挑时候来。”
“成,那先来两盘饺子。”丁箭忍不住搓搓手道,“剩下的菜,你就照着以前的样式来三样就行。”红姐看见他似乎也高兴坏了,答应着就进了厨房。
  陶非到现在除了饺子都不知道是来这里吃什么的,招呼他坐的时候连个菜单也没给。通过刚才的对话,他大概可以猜出来以前公安局没搬迁的时候六组一定经常来这里,并且关系都处得不错。“这个地方啊,以前是我们六组的秘密食堂。”丁箭将消毒餐具递给陶非,给他解释着,“红姐家里有个孩子,打小就崇拜老郑,所以六组和这家人关系特别好,再加上这里离局里近,吃饭都喜欢来这里。红姐待我们也好,想吃的东西无论有没有红姐总是会想办法给我们做,时不时的还会在面条里给我们多打两个鸡蛋。有一次我从外地回来,她还特意起了大早给我包了饺子。诶,红姐包的饺子好吃着呢,一会上来你可得多尝尝。”
  听着丁箭讲述着那段和他毫无关系的过往,陶非倒是很乐意看见丁箭讲得眉飞色舞的样子。
“本来想一直来红姐这吃的,可没想到后来搬迁了,刚开始的时候还能专程来两趟,后来就顾及不上了。”再后来,六组就没了。丁箭讲到这里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怀念的意味。
“来来来,饺子好了,你们先尝着,剩下的一会就好!”
红姐将两盘饺子端了上来,又拿了酱油和醋,招呼了两声又走到厨房去忙了。
  饺子的皮很薄,下锅煮的时间适中导致饺子皮筋道有嚼劲。饺子馅里肉与葱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吃起来解馋却不油腻,轻咬一下就满口溢香。“确实好吃啊!”陶非由衷地赞叹道。这和外面的速冻饺子简直没法比,工作在外能吃到这样的饺子简直是一种幸福,难怪丁箭对这里念念不忘的。 

“那是当然,自从搬迁后附近就没有这么好吃的饺子了。”

“诶,我觉得对面那家还可以啊?”

“差远了好吗!不过他们家的粉丝汤还不错。”

“他们家粉丝汤每次醋都放一堆,根本不能喝!”

“……”

话题不知为什么就变成了和“吃”有关的东西,他们激烈地讨论着警局周围的每一家饭店,平时最常去吃什么,两个人由于口味问题经常会起争执。在不知不觉间红姐也将剩余的菜品端了上来,六组在这里吃饭的习惯她是知道的,所以她从来不劝酒,也不干预他们两个的对话。

两个人如同正常的朋友一般,互相侃些闲话,绝口不提工作上的事情。直到菜都吃得差不多了,丁箭才抬起头郑重地看着他。陶非也收敛了神情,他知道丁箭有话对他说。

“我调到特勤去了。”丁箭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陶非肯定知道这件事情,但丁箭仍然拿这句话开了头:“特警也是警察,严格来说我没有被革职,只是平调,我没有心凉,也没有怪谁,况且你也没有做错什么,一直到现在我都支持你按照你自己的方式走下去,因为你要比我稳重得多。”

“回去告诉那帮孩子,他们的丁头儿好好的,说不定哪天你们要调特警的时候就会把我调来。”

“第二件事,”丁箭环顾了一下餐厅道:“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陶非摇摇头,他知道自己不说话丁箭也会继续往下说的。丁箭笑了笑,像是陷入了深深的怀念当中:“最开始杨哥来的时候,老郑就在这请他吃了饭,告诉他以后六组就托他照顾了。后来老郑强行让我做了组长,搬迁以后他也特意带我来到这里,他告诉我六组要靠我撑下去了。”

“所以现在轮到你了。”由于要开车,丁箭不敢喝酒,硬生生的把桌子上的茶水喝出了酒的感觉:“六组靠你了,还有未结束的815大案,全部都要交给你了。拜托了。”最后三个字出来的时候,丁箭的嗓音有些发颤,脸上却仍旧扬起了笑容,无比郑重地看着陶非。

明明不是传统,却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直到这时丁箭才体会到当年老郑的心情,将六组完完整整地递交到另一个人手中,连同六组的灵魂。

“放心吧,丁哥。”陶非点了点头,他的眼睛很亮,仿佛一眼就能看到底,他忽然觉得这么长时间一来所受的任何闲话都无所谓了,因为他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人。

丁箭看着他的表情,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忽然转口道:“这声丁哥叫得真舒坦,以前总‘丁头儿’地叫着,不知道的以为我欠你俩溜溜。”陶非笑出声,他叫人的时候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提起来还真是有些想笑。

那晚上过后,陶非忽然发现组里的风言风语竟然少了很多,他的实力也逐渐被大家所认可,六组在他的带领下重新拧成了一股劲。

815大案告破,王显民及其手下落网,赃款尽数追回,六组受到上级的通报表扬,重案六组又重新成了刑侦支队的的中干力量。陶非拟好了结案报告,又多印了一份寄到了丁箭的手里,快件上附了一张纸条:“任务完成”。

 

许多许多年后,佟林来到了六组,他是空降过来的,也不认识以前的组长都是谁,但是某一天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双下垂眼亮亮的很是好看,拍拍他的肩膀说要带他去吃饭。佟林跟着他来到了红姐餐厅,常年在特情大队待着让佟林很快就能从只言片语中意会到什么,菜上齐的时候他将手里的酒一口气喝干,对着面前满是笑意的人认真道:“感谢信任。”



总算完结啦!我可以歇一会了233333希望大家喜欢也希望大家给个评论【喂】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