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断剑【国家宝藏paro】

  考古学家们从希腊著名景点后面荒废的山上发现了一片坟地。上面的石碑上只记载了主人的名字,没有其他的碑文,没有人知道这片坟地是下埋葬的是什么人。庆幸的是,考古学家在棺木里发现了不少物件,这成了判断墓地时间、身份的重要依据。

  据此有关部门策划了一项大型综艺栏目,由当红的演员根据文物本身策划出一个小故事,以舞台剧的形式展现给观众,借此机会将这批文物公之于世。日本拥有百年资历的城户财团独家赞助了此栏目,并指名刚刚进入到主持领域的城户家的公子城户树泽为这次综艺的主持人。

  城户树泽接手的第一件文物是一柄断剑,据考古学家说,这柄断剑距今已经有两百年的历史,是在一个用希腊语刻着“摩羯座”的墓碑下面找到的。剑身上面已经锈迹斑斑,上面的花纹与样式都是那个年代最普通不过的,所以单凭一柄剑无法判断墓主人生前的地位。令人奇怪的是,这柄剑折断的原因不是由于生锈,也不像是争斗过程中被折断的,因为这柄断剑的断口十分整齐,让人怀疑是不是用某样东西切割而成。

  想要切割出完美的断口并不难,可切出这个断口不但使这柄剑无法再使用,而且也毫无意义,这一直是考古学家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演员策划的小故事只有在录制当天才会让大家看到,即使是参与综艺策划的人也不知道演员会呈现给大家什么样的故事。

  舞台上灯光缓缓亮起,身后的屏幕上是一片巨大的空地,周围只有光秃秃的山,上面没有植被,只是毫无生机的土石。站在中间的少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着面前的巨石再次挥拳——毫无意外地,他的攻击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修罗,这样练下去可不是办法。”清朗的声音从少年身后传来,被称作“修罗”的少年回过头,入眼的是熟悉的身影。他依旧是一身训练服,棕色的短卷发微微翘起,标准的希腊人的长相给他平添了几分英气。

  “艾俄洛斯……我……”修罗沮丧地低下头,“我还是没有办法。”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艾俄洛斯半蹲下身子,将手里的一柄剑递给他,“你所修炼的圣剑虽然是将四肢炼成如剑般的锋利,可是在那之前你必须知道剑是什么。”修罗接过他递来的剑,“刷”地一下抽出,剑身的光芒在阳光的照射下让他险些睁不开眼——很明显,这是一柄崭新的剑。

  “现在你拿着它,让我看看你对剑究竟了解多少。”艾俄洛斯这么说着摆出了战斗的姿势。修罗点点头,将手中的剑鞘丢到了一旁,全神贯注地握住手中的剑。

  连过几招后,艾俄洛斯一把抓住修罗的手腕掰向一旁,剑很快就滑落到了地上。修罗吃痛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抬头有些心虚地看着艾俄洛斯。面前的人虽然向来和蔼,可是在训练方面却还是出了名的苛刻,刚刚的对决让他十分心虚。

  “第一,剑是你的武器,不是你的累赘。”果不其然,艾俄洛斯整肃了面容,沉声道,“不是只有在下杀手的时候才用到。”

  “第二,不要犹豫,用剑的时候必须抓住目标一举击中。”艾俄洛斯将剑从地上捡起来,郑重地递给修罗,半蹲下身子与他的对视,目光灼灼得样子几乎刻在了心里:“最后,绝对不能手软,对我也一样。”

  舞台上的灯光迅速暗了下来,中间只剩下修罗握住剑柄不知所措。身后的屏幕上是一片火焰的背景,尖叫、脚步声四起,还有一声声尖叫:“抓住艾俄洛斯!他是个叛徒!”“他企图刺杀女神!快抓住他!”“圣域的叛徒!”

  修罗的手一松,剑“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他难以置信地后退了好几步,上空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摩羯座黄金圣斗士修罗。”那是教皇大人的声音。修罗半跪在地上对着不知名的人行礼:“修罗在。”

  “你有把握追击叛徒吗?”虽然是疑问句,可教皇的声音并没有多少疑惑的意味,相反,他的语气十分笃定。

  “修罗领命。”修罗微微低下头,打下的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场景再次转换,艾俄洛斯手里怀抱着一个婴儿,背后背着一个巨大的箱子。他的脚步微微一顿,看清面前拦住他的身影后神色带了些复杂:“修罗,你听我说……”

  “绝对不能手软,对你也是一样。”修罗机械地重复着艾俄洛斯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他没有给对方任何机会,圣剑拔刃而出。这一幕的场景转换得很快,紧接着而来的便是清晨的阳光,修罗的身后许许多多的人在祝贺他,称赞他是斩杀叛徒的英雄。

  修罗没有理会那些人,一个人静静地走出了人群,带着掉落在地上的剑来到了空无一人的训练场。他盯着那把剑看了许久,终于烦躁地把它丢到了一旁,抬手砍断了剑身。剑应声而碎,失去了剑尖的那一半掉落在地上,声音却沉重的让人心里一疼。修罗别开目光,在离开了几步后又停了下来,将剑重新拿了起来。

  灯光全部打开,后面的背景也恢复成了节目的LOGO,站在台中的演员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周围的人这才从一片沉闷的气氛中缓过了神,纷纷鼓掌。

  城户树泽走上台去,脚步稳健温和有礼:“感谢艾利斯卡列巴先生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演出,我想请问一下您是怎么想到来演绎这样的一个故事呢?”

  艾利斯卡列巴笑道:“当我第一眼看到这把剑的时候就在想,武器向来是一个战士视为兄弟的东西,到底为什么会折断又为什么会带入墓中,一定不会是那么简单,况且我也有听人说起过这把剑断口整齐,既然不是无意的,那一定是有人故意折断的。”

  “那艾利斯卡列巴先生是怎样为主角命名的?”城户树泽问道。

  “这个啊……”说到这里艾利斯卡列巴有些神秘地笑了笑:“那是因为参与这把断剑研究的一个专家就叫修罗啊。”

  “听说今天修罗先生也来到了现场,不如我们就把他请上来吧。”城户树泽微微颔首,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从幕后走出来的是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看得出来他是被精心打扮过的,不过他好像不太适应脖子上的领带,下意识地伸手去松了松才走上来,对所有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城户树泽请修罗站在了台子的中央部分,问道:“刚刚有听艾利斯卡列巴先生提到,您有参与这把断剑的研究?”

修罗点头道:“是有参与,不过我对考古没有研究,只是对剑有一些了解。”城户树泽笑道:“我们都知道修罗先生是剑术的爱好者,所以参与这方面的研究我们并不意外。刚刚艾利斯卡列巴先生在舞台剧里展示的故事里有提到‘圣域’这个词,对此修罗先生是怎么看的?”

“他连我的名字都敢用,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的?”修罗这么说着瞥了一眼站在身旁的艾利斯卡列巴,后者笑眯眯地对他摆了摆手,看得出来两个人应该是很熟。修罗也没有怪罪的意思,看了他一眼后轻笑出声:“这个是因为艾利斯卡列巴问我,把剑的断口弄得这么整齐,除了用机器切割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了。而这个让我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一个传说。”

“是圣斗士的传说。”艾利斯卡列巴接过修罗的话头道:“据说在大地陷入绝望的时候必然会有带来希望的战士,那就是圣斗士。他们以保护雅典娜,守护地上的爱与正义为己任,他们的拳可以撕裂天空,脚可以踏碎大地——啊,不好意思我说得多了一点。正好这个文物的时间点与圣斗士最后一次出现的大概年份也可以对上,所在的墓碑上刻着的是星座的名字,这与圣斗士对应的星座也可以对上,无论是巧合还是什么,我觉得圣斗士是一个可以用来猜测的存在。”

“虽然圣斗士的传说究竟是不是真的到现在为止还有待考证,”修罗深吸一口气:“但我默许了艾利斯卡列巴的剧本,他的猜测不无道理。”

“关于圣斗士的传说我也有听过,”城户树泽缓缓地讲述着:“听家族里的人说,两百年前我们城户集团曾经举办了让世界轰动的银河战争,参赛的选手就是圣斗士。但是这件事情一直被人说是拿圣斗士的名号为噱头,当年的听闻这场战争的人大部分已经过世,所以不具有考证的价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算是与圣斗士这个传说有缘分的人,对这样的题材十分感兴趣。艾利斯卡列巴先生为了策划这舞台剧,有没有对圣斗士的故事进行考证?”

“那是当然。”艾利斯卡列巴大力地拍了拍修罗的肩膀:“这个是我和修罗先生一起去的,他对这个题材也十分感兴趣,我们走访了许多人,最后在一个已经过世的神父那里得到了一本手札,上面记载着两百年前圣域有一次大叛乱,双子座的黄金圣斗士刺杀教皇夺取政权,射手座带着幼年的雅典娜出逃,被摩羯座的圣斗士斩杀。十三年后雅典娜带着她手下的五名圣斗士重返圣域,击杀叛徒为射手座正名。因为上面记载的东西很模糊,也不是很详细,那里的人都是当做童话故事讲给孩子听的,却正好与墓碑上的星座名字相对应,所以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刚刚看剧的时候我就在想,”城户树泽笑道:“我想知道那个摩羯座的少年到底知不知道真相?或者他最后知道了真相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据我的猜测,他多半是知道的。”沉默了许久的修罗突然开口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击杀射手座是他力量的证明。”

“修罗先生一定要把和自己同名的角色塑造成坏人吗?”城户树泽打趣他,“要知道这样的角色可并不会受欢迎哦。”

“他也不需要。”艾利斯卡列巴没有给修罗开口的机会,后者的话被堵了回去,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正如修罗先生所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东西,忠诚与背叛都是人性的体现,这世上根本不存在完完全全的圣人,这正是我喜欢里面摩羯座的理由。”

“没有人告诉过你打断别人说话是十分不礼貌的事情吗?”修罗冲着艾利斯卡列巴挑了挑眉,面色上却没有怪罪的意思。

“不跟后辈计较不是您向来的原则嘛?”艾利斯卡列巴笑嘻嘻地回应他,两个人的互动让现场的许多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看得出来二位很熟,是在这次节目之前就认识吗?”城户树泽好奇道。

“他自己凑上来的。”修罗嫌弃地看了艾利斯卡列巴一眼,没有提自己毫无拒绝的态度。艾利斯卡列巴干笑了两声:“毕竟我这个人也是剑术爱好者,所以很喜欢向修罗老师请教问题,一来二去的就熟了,所以这次的节目我才会请他来帮忙。”

“我本身就对这柄断剑很感兴趣,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会觉得有些亲切,仿佛两百年前的事情我真的经历过一般。”修罗截住话头,示意艾利斯卡列巴不要再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能透过物品看到过去的事情,这也是文物的魅力所在吧。”城户树泽笑道,最后说了一句话作为结尾。

“或许它想你了,才唤你来看它。”



一个国家宝藏的paro吧,是看了国家宝藏之后一直想写点什么,索性就当了生贺啦,和采访一样都是一个系列的2333333我记得那次看国家宝藏,里面刘涛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想我,才唤我来看你”一直特别有感触所以想写这样的一篇文,设定大概就是转世重生吧,对“圣斗士”的一类东西有莫名的熟悉感但不会觉得什么,至于艾利斯卡列巴——你适合当成拟人也好当成巧合也好,随意发挥吧23333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