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墙的秘密

  射手宫的墙一定有问题。
  艾俄洛斯看着射手宫与摩羯宫之间被刻出来的“垃圾艾俄洛斯”的字样,陷入了沉思。
  故事得追溯到一天前,他和修罗吵了一架。平时吵架都是艾俄洛斯主动过去将话说开,两个人再重归于好的,这次没等艾俄洛斯过去,修罗倒是主动过来了,这对艾俄洛斯来说是十分难得的事情。正当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即将升腾起来的时候,修罗猛然间瞥到了墙上的一行字:“垃圾修罗!”
  “……”修罗收敛了所有表情转身就走,留下艾俄洛斯一脸莫名其妙。
  第二天早上,艾俄洛斯正准备去找修罗好好说说的时候,就看到两宫之间“垃圾艾俄洛斯”的字样。正打算去教皇厅的米罗路过摩羯宫,看到了如此巨大的字样后险些笑到绝倒,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艾俄洛斯已经黑掉的脸色。
  艾俄洛斯觉得先弄清楚墙上的字是哪里来的比与修罗和解这件事情更为重要。他记得那天吵架后他只是一个人在心里嘟囔了两句,他总不至于失忆到忘了自己在墙上刻了字?最重要的是……他拿什么刻的?
  想到这里艾俄洛斯赶紧翻出了自己的黄金箭,确认上面没有任何疑似墙砖碎屑的东西后总算是放心了。
  那就更冤枉了啊!他真的什么也没刻啊!到底是谁在他的墙上乱刻这种话啊!正处于抓狂状态的艾俄洛斯猛然间又瞥到了墙角处的一行小字:“艾欧里亚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尿裤子啊!”
  “……”艾俄洛斯确定自己在心里吐槽过这句话,但他无比确定自己没有把这种话刻在墙上的习惯。这句话留下来终归是影响不好,艾俄洛斯准备拿工具把这两句话磨掉,刚一转头就发现几个刻在墙上的大字:“到底是哪个混蛋刻的字啊?!”
  连标点都有?!艾俄洛斯在内心搬来了一张会议桌来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空空的双手,确认自己的指甲也没有坚硬到可以去挠墙刻字的地步,也清楚地记得自己刚刚身后的这面墙是空的。圣战还没开始打呢,总不至于现在就闹鬼吧?
  又联想到双子宫可以随着主人的意念变成一座迷宫,艾俄洛斯的心里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难道射手宫的墙面可以浮现出主人心里的想法吗?不过他每天想的事情那么多,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布满墙面实在是说不过去了。艾俄洛斯心念一动,跑回了自己的卧室,终于在自己的床头处的墙面上发现了所刻的字样:“我鞋呢!”“我袜子呢!”“我靠又要洗衣服了!”
  不用说了,明年圣域各宫集体刮白的时候他一定不会让别人插手的。
  弄清楚了这个猜想,艾俄洛斯再去找修罗解释的时候就很理直气壮了,半哄半拽地把人拉到射手宫让他看看墙面,虽然修罗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胡扯,不过一想到艾俄洛斯每天早上都要在墙上刻“我鞋呢!”“我袜子呢!”……好像也不太可能。
  “这么说,墙上的字都是你情绪激动时所想的内容而不是你刻上去的?”修罗看了一圈之后进行总结。艾俄洛斯拼命点头,心说总算是解开误会了。
  “也就是说‘垃圾修罗’是你内心的真实想法。”修罗面无表情地继续总结。
  “……”我不是我没有啊!艾俄洛斯有些头痛地揉了揉额角,怎么面前这个人就这么爱钻牛角尖呢……还没等组织好语言继续和修罗解释,修罗一把拨开他走向了他身后的墙壁。墙上一行“我不是我没有!”赫然刻在了上面。
  “这次我信了。”修罗摸着墙面,啧啧道。
  这件事情很快就在圣域传开了,许多人一进射手宫的第一反应都是去墙壁上看看都刻了什么。艾欧里亚对此表示十分不满,一个人偷偷地将“艾欧里亚什么时候才能不尿裤子”的字磨掉了。
  对此米罗嘲笑了他很久,直到他在墙上看到了一句:“天蝎座的黄金圣斗士为什么会是个爱哭鬼啊!”从此和艾欧里亚一起加入了磨墙大军。
  艾俄洛斯作为最早来到圣域的一批黄金圣斗士,实在是掌握了现任黄金圣斗士的各种小秘密。并且……还是人家自愿告诉他的。艾俄洛斯对天发誓他就算内心吐槽了也绝对没有想把它们刻在墙上的想法,这个真的不是他自愿的。许多被他掌握秘密的黄金圣斗士纷纷来墙上挨个探查,生怕有什么秘密被过路人发现。对此艾俄洛斯倒是很无所谓,有人愿意免费帮他刷墙,多好啊。不过……艾俄洛斯机智地锁了自己的卧室。
  那卧室墙上满满的都是他起床时慌慌张张的样子,绝对不能让人看到卧室的内容啊!
  修罗倒是很无所谓,他确信墙上不会有关于他的吐槽的,毕竟他天天都会到射手宫,如果有也一定被艾俄洛斯先行心虚地磨掉了。不过刻字什么的……修罗猛然想起自己刻在摩羯宫和射手宫之间的“垃圾艾俄洛斯”几个字还没磨。
  当天晚上修罗的小宇宙剧烈地波动着,艾俄洛斯吓得赶紧跑了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不想却看到摩羯宫与射手宫之间的空地上被修罗一圣剑削平了,上面的字荡然无存。“字刻得太大,磨下去太麻烦了。”修罗一本正经地和他解释。艾俄洛斯看着空荡荡的地面,若有所思。
  第二天的清早,修罗刚刚踏出门就发现宫殿门口被刻了一个笑脸。太丑了,肯定是艾俄洛斯刻的,他笃定地想。看了看这个时间艾俄洛斯应该还没有起来,修罗毫不犹豫地踏上了射手宫的石阶。
  艾俄洛斯从床上坐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想知道修罗看到宫殿门口的笑脸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匆忙地洗漱完毕后,艾俄洛斯出了宫殿门,很快他就发现门口的石柱子上被刻了四个字:“刀工真差”。
  刻字游戏最终以修罗的嫌弃而告终。射手宫的墙也因为时间的流逝不再有人好奇地往那边走,谁会没事闲的想要去窥探射手座的内心呢?就连修罗也因为常来射手宫而对上面的文字视而不见了。
  但是很快它就有了一个新的用途。
  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修罗发现其实这个方法并不差。某次吵架之后,艾俄洛斯发现门口的石阶上刻了一行小字:“教皇厅的包子很好吃。”本来还在绷着脸的艾俄洛斯“扑哧”一下笑出了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话是谁刻的。
  当天,两个人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去教皇厅吃了包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第二天修罗看到自己的石阶上也多了一行小字:“我也觉得。”
  从此以后摩羯宫与射手宫之间的空地就被用来当留言板了,上面没有别的话语,无非是XX家的XX很好吃,山下XX家的酒很不错……其实两个人吵架吵得再厉害也不会有隔夜仇,但最后总要有一个先低头的,刻字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这次的留言板并没有在圣域引起什么轰动,大家的目光被教皇选继承人的事情吸引了。
  圣域中暗流涌动,大家都在猜测谁会是教皇最后的继承人。而每个人支持谁都已经是表面上就能看出来的了,比如修罗,大家都相信他一定是站在艾俄洛斯那边的。
  事实上,艾俄洛斯清楚修罗并不站在任何一方。他自然支持艾俄洛斯,可是他对行事果断的撒加也充满着敬佩,他告诉艾俄洛斯:“无论谁是教皇,我都会选择追随,总比跟着一个女婴好得多。”艾俄洛斯对此也没有什么表示,因为对他来说也都是一样的。
  山下的酒馆新来了一个调酒师,修罗硬拉着艾俄洛斯到了那家酒馆,连续灌了几杯长岛冰茶,艾俄洛斯怎么都劝不住,最后只得把喝醉酒的修罗强行拖回了摩羯宫。
  这么著名的鸡尾酒居然还敢贪杯,活该他宿醉。艾俄洛斯决定等他明天醒来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把人安全送到摩羯宫的卧室后,艾俄洛斯晃了晃自己已经发酸的脖子,决定在石阶的下面刻点什么。思考了半天,艾俄洛斯最后在下面刻下:“酒鬼是没有前途的!”刻完后咧嘴一笑,满意地拍拍手离开了。
  当夜,修罗在深夜中突然惊醒,干到发疼的喉咙让他艰难地爬起身去找水喝,刚刚把水倒好,一阵小宇宙的波动令他惊慌得险些把水打翻。那是艾俄洛斯的小宇宙波动,他不可能认错。还有另一个……另一个是……
  “艾俄洛斯企图刺杀女神,是圣域的叛徒!命摩羯座修罗速去追杀!”传遍圣域的小宇宙令修罗彻底打翻了手边的水杯,他没有一刻的停留,拉开箱子圣衣披挂上身,追着艾俄洛斯的小宇宙就出去了。
  艾俄洛斯背着圣衣箱,微微掀开怀中婴儿的被帘,看见怀中婴儿的笑脸后忍不住也展颜一笑。很快后面的小宇宙就让他不得不重新戒备了起来,侧身闪过了一道剑芒。他将婴儿放到圣衣箱的旁边,抬头看向巨石上的人:“修罗……你酒醒了吗?”
  对方站在巨石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本来绷好的神经在听到“你酒醒了吗”的时候险些崩溃掉。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拳,深吸一口气道:“告诉我你的理由。”
  “如果我说是撒加杀了教皇,又企图刺杀女神……”艾俄洛斯抿紧了嘴唇,把那句“你会相信吗”这种毫无意义的话咽了回去,“你会怎么选?”
  “撒加杀了教皇,证明他有成为教皇的能力,比起你怀里那个女婴我更愿意信任他。”修罗别过头去看向那个已经爬过来的女婴,弱小的样子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他的目光里多了一抹轻蔑,“正义向来不需要这种没有意义的符号。”
  艾俄洛斯突然笑了出来,尽管这笑意里面带着许多凄凉的意味,他早就该知道,修罗和他本就是两条路上的人,他所忠诚的是女神,可修罗不是。他开口的声音不沾一丝笑意:“你该不会告诉我,如果今天是我企图刺杀女神,叛逃圣域,你会跟我一起走?”
  修罗的目光移到他的身上,却始终避开了他的眼睛:“如果你成功了,我可能会的。”他到今天才明白,原来不同的三观真的会产生巨大的分歧,比如现在。
  “那我们都别为难对方了,现在的我们只是战士。”艾俄洛斯握紧了拳,金色的小宇宙聚集于右拳之上,等离子光速拳迅速发出,正中修罗脚下的巨石。
  你真的不如把这一拳打到我身上了。巨石应声而碎,下坠过程中的修罗脑海里莫名闪过这句话,嘴唇微微动了动。下一秒他凛然了目光圣剑拔刃而出。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圣域的,他默然地跪在教皇面前,仿佛机械般复命着:“叛徒艾俄洛斯已经摔下悬崖。”
  宝座上的人屏退了左右,偌大的教皇厅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毅然决然地摘下了脸上的面具:“修罗,你执行任务的时候向来都是赶尽杀绝的。”
  “对不起。”修罗垂下眼睑,撒加却能清楚地看出他的脸上并没有半点歉意。二人沉默了很久,撒加才开口道:“我以为你是站在他那边的。”
  “他为了心中的信仰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他是个英雄,而我不是。”修罗的右手握成了拳,越强的力道越能阻止他往别的地方想,“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那你的忠诚也不属于我吧?”撒加的话里没有带一丝一毫的疑问。
  “是的,我恐怕不会为你战斗到最后一刻。”修罗的回答很坦然。
  “你恨我?”
  “路是我自己选的,恨你做什么。”修罗漠然地抬起头,“你能把他逼到那种地步,说明你足够强。”
  “……你回去吧。”撒加叹了口气。
  “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修罗站起身后直视着他的面容,“射手宫的墙上从来没有过想当教皇的字样。”
  说罢,他没有看撒加的表情便离开了。
  天光已经接近破晓了,连续一夜没有进水,又在外面喝了太多的酒,修罗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伴随着阵阵的头疼让他感觉十分难受。
  他瞥了一眼自己打翻的水杯,重新拿了个水杯给自己倒上一杯水。今晚的事情太多了,他只想好好地歇一会。
  修罗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他被一阵杂乱的声音吵了起来。
  射手宫里到处都是吵嚷的声音,人们都在议论这个宫的主人是个叛徒,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他在门口攥紧了拳,在看到那群人已经打算开始砸宫殿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住手!”
  亲手处置叛徒的英雄说话是有分量的,连自己的朋友也绝不姑息,这种气魄让许多人敬畏的同时也敬而远之。“抓叛徒的时候不来,等人处决了拿这些死物撒气吗?”他冷冷看了看门口的人,踏进门准备将那些已经走进卧室的人揪出来。
  已经走进卧室的人都怔怔地在墙壁处愣住了,后进来的人也一时间有些说不出来话。
  墙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上面是每个人的姓名,生日,爱好……
  “他怎么这么容易生气啊……”
  “他是个很可爱的人呢……”
  “其实教皇厅的包子一点都不好吃啊!”
  “……看够了就出去吧。”修罗不知过了多久才开口道。待人都走开了才坐在了床上,保持冷静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一一抚过墙壁上的痕迹,墙砖的冰冷让他的手指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不知道待了多久,他才站起身离开了卧室。整个射手宫空空荡荡,目光所及之处已经没有多少字了。突然他注意到了几行崭新的小字:“希望过来追杀的人不是修罗。”
  “为他,也为我。”
  “千万别是。”
  他近乎颤抖着想要碰到那几行小字,却在离墙不远处停住了手。一夜的压抑让他终于崩溃,跪坐在地上低着头却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圣域里的人都说,摩羯座的战士是个勤快的人,他把射手宫都翻新了一遍。在位的教皇对这种行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默许了。
  教皇交代的任务他也从不拒绝,人们都说他是圣域里最忠诚的圣斗士。时间一晃就是十三年。
  山下的酒馆里正在狂欢,据说今天是他们的调酒师来到这里十三年的纪念日。
  酒馆里的调酒师和他很熟,见他总是一个人来忍不住问了一句:“诶,第一次和你一起来的那个人呢?”
  “他走了。”本来在小口饮着酒的修罗猛地将手里的长岛冰茶一饮而尽,而后推到调酒师的面前:“再来一杯。”
  调酒师笑意吟吟地给他又调了一杯,在他伸手去拿的时候盖住了杯口:“我调的鸡尾酒可不是你这么喝的,想买醉不如伏特加来的快。”
  “买醉太懦弱了。”修罗一字一顿地说道,拍开了调酒师的手道,“我只是想喝这个。”
  “要是喝醉了怎么办?他不在谁把你拖回去?”调酒师善意地嘲笑着他,却见他红着眼睛道:“我自己也能爬回去。”
  他说的很对,最后真的用了近似于爬的姿势回了摩羯宫。他跌跌撞撞地到了门口,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在地上的疼痛感让他清醒了些。晃了晃脑袋,入眼的是石阶上一行小字:“酒鬼是没有前途的!”
  就算射手宫被他重新装了一遍,以前许多的东西仿佛被覆盖住了一般不复存在。可有的东西他终究是舍不得抹去的。
  他大笑了起来,眼角处几乎要滑落掉下来什么。他撑起身子跑去已经空无一人的射手宫,在下面的台阶下刻上了几个大字:“战士也是没有前途的!”
  阿布罗狄早就在摩羯宫里等着他了,看着他满身酒气的样子忍不住笑他:“我就知道你今天一定会弄成这个样子。”
  修罗没理他,自顾自地给自己灌了一口水,也没有分给阿布罗狄一杯的打算,等咽下去擦干了唇角的水渍才开口道:“有任务?”
  “没有,怕你在他的忌日里醉死在路上。”见修罗明显不相信的表情,阿布罗狄也没了逗他的心思,正色道:“日本有人自称是雅典娜女神,准备带着她的青铜战士回归圣域。”
  “嗯。”修罗的神色平静,仿佛并不意外。
  “你果然没有下杀手。”阿布罗狄话锋一转,看向修罗的眼神也意味深长了起来。
  “我以为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修罗耸了耸肩,毫无愧色。
  阿布罗狄看了他好一会,仿佛要用目光把他洞穿一般,良久才开口道:“都做到这一步了,你是怎么对他下的手?”
  “他先是战士,然后才是艾俄洛斯,我也是。”修罗的右手叩了叩心口,“两个战士完成了任务,剩下就都留给自己吧。”
  “最近一周圣域戒严,你好自为之。”阿布罗狄深吸了一口气,不再有过多言语就走出了摩羯宫。
  谁都不会想到,圣域的摩羯宫也有空的一天。来到射手宫的青铜们发现,射手宫上有一行巨大的字:
“雅典娜就托付给你们了!”
        紫龙说,他曾经听老师说过,射手宫的墙刻着主人的心愿。如今的他们必须继续前行。
  十二宫之战结束后,射手宫凭空多了好多吊唁的人,他们终于开始说,射手宫的主人是个英雄。只有黄金圣斗士会来摩羯宫,拍拍墙面叹一口气。
  射手宫与摩羯宫之间的空地有许多字已经看不清了,但还有些明显是最近几年的字迹还留在上面,里面的东西琐碎,没人能看懂他到底要表达什么。
  但是通篇都没有一句“对不起”。
  番外:
  阳光再次降临大地,十二宫的人难得重新聚齐。
  射手宫与摩羯宫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两宫之间的空地上,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说不出来话。
  艾俄洛斯知道,他不该说原谅,因为他们本来就有着不同的立场。
  修罗沉默了许久,像是鼓起勇气般抬头看向了艾俄洛斯:“教皇厅的包子不好吃怎么不和我说?”艾俄洛斯愣了一下,没有料到他会说这句话。
  “所以我们还是去山下吃吧。”

意义不明的番外只为了强行he……。我只是觉得我再不给艾修产点东西都以为我吃艾撒了……。好吧其实我杂食233333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