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当双子互换身体

 纱织在复活黄金圣斗士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难题。
  在将死去的身体重新修复好了以后,她发现她分不清双子座这对双胞胎。
  这确实不能怪她,毕竟这对双胞胎同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间都不超过半个小时,然后……哦对,然后她死了。纱织心虚地左右看看周围的杂兵,暗自咽了下口水:既然是双胞胎,其实就算是弄错了也问题不大……吧?
  
  撒加醒来的时候入眼的是双子宫灰暗的天花板,即使多年没有睡在宫里,这个地方他还是很熟悉的。
  慢慢地从床上坐起身,头发却好像被什么拽了一下让他的动作猛地一顿。压住他头发的是另一个海蓝色的身影。撒加轻轻地把自己的头发从他的手臂下拿开,动作轻柔怕惊醒了床上的人,无声地走出了双子宫。
  撒加看向双子宫的下面,想象中战后荒凉的景象并没有出现,看来纱织将战后的事情处理得很好。还没等他来得及再想些什么,就看见艾俄洛斯远远地从下面走上来,这让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刚刚才醒过来他还没有想好以后该如何面对身边的这些人,要是遇到其他人倒还好说的,但是艾俄洛斯的话……
  “哟,”艾俄洛斯的喊声打断了撒加的沉思,“加隆你也醒啦?你哥哥呢?”
  混乱的思绪完全被艾俄洛斯这句话收了回来,撒加忍不住开口纠正:“……我是撒加。”
  这可以说是很稀奇了,年龄与他们一般大的艾俄洛斯在辨认他们兄弟的时候是最不会出错的,而且向来只有把加隆错认成他的,把他认成加隆倒还是头一次。
  艾俄洛斯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好了别闹了,这么大人了还喜欢开玩笑,你们兄弟我是不会认错的。”
  “……”撒加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眉心,“艾俄洛斯我真的是撒加。”
  “行了行了,就算你再怎么模仿撒加的习惯性动作和他的神情,长得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艾俄洛斯走上前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哥醒了之后记得开导开导他啊,据我对他的了解,估计在一段时间里会钻牛角尖,甚至还得躲着我。”撒加无言地看着艾俄洛斯的背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叫住他然后把事情解释清楚。
  双子宫的门被毫无征兆地打开,加隆与艾俄洛斯撞了个正着。
  “撒加,你醒了?”艾俄洛斯怔了一下随即笑道。
  “……”加隆白了他一眼,从他旁边走过撞了一下他的肩膀,“我是加隆。”
  这下艾俄洛斯是彻底懵了:“你等等?”
  加隆脚步一顿,指了指门口处撒加的位置:“撒加不就在那吗?艾俄洛斯你在复活的时候丧失了视力吗?”这种语气是加隆没错了,而且刚刚复活他也不觉得这对双胞胎兄弟能这么快就有这个心情捉弄他,但是……“我记得我很少会认错你们兄弟。”艾俄洛斯严肃地陈述事实。
  “事实上这次你确实认错了。”撒加从外面走上台阶,有些无奈道,“别的不提,你连小宇宙都分不出来了吗?”
  “能用眼睛直接观察出来的东西我向来都不会用小宇宙的,”艾俄洛斯的目光在二人的身上转了好几圈,“不得不说,在我眼里其实你们两兄弟长得一点都不像。”
  “……”撒加一时间有些语塞。双胞胎之间就算再像也是有一些区别的,只不过他们之间过于细小的区别只有艾俄洛斯能认得出来——就在小时候进行训练时,艾俄洛斯还没学会用小宇宙辨认其他人,就只能天天用肉眼分辨这对双胞胎,结果长大了他就完全可以不凭着小宇宙辨认了。在其他人依次来到圣域的时候,撒加的出现次数要比加隆多的多,所以在那之后其他人基本靠的都是小宇宙来分辨。至于今天这种情况则是任何人都是没有想过的。
  “等下,撒加,”加隆忽然走到撒加面前拽了一下他的衣角,抬头间神色有一些古怪:“这件衣服是我的。”
  “……”撒加很明确自己没有乱穿衣服的习惯,顺便瞥了一眼加隆身上的衣服,以同样古怪的神色回答道:“那件衣服是我的。”
  “你们……”艾俄洛斯迟疑地发出音阶,“灵魂放错身体了?”
  女神殿内。
  纱织心虚地低下头,虽然并不否认自己存在将双胞胎身体弄混的可能性,却也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是怎么发现的?为什么我看着就一样……”这话一出口,其余人就按耐不住好奇了,围着两个兄弟绕了好几圈开始找不同。
  “我也好奇你们是怎么发现的。”阿布罗狄探究地看了一圈,“我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非要说有的话……撒加这身衣服我倒是没见过。”
  “废话,那件是我的。”加隆上下打量了一眼撒加,有些嫌弃地转过了头。
  其余的人也纷纷表示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同,平时都是靠着小宇宙认人的,根本不会出错。目光纷纷都看向了艾俄洛斯,被看的人至今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你们真的不觉得他们两个长得……一点都不像吗?”
  毫无意外的集体摇头。
  “想要换回身体至少需要在下一个月圆之夜,”纱织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在这段时间里就只能……不过我想双胞胎的话应该不大吧……?”纱织越说越没底气,毕竟身为女神连战士都分不清这种事实在是有点丢脸。
  “下一个月圆之夜的话,应该就是一个月之后吧。”穆接话道,“不过我感觉对我们来说,区别不大的。”
  事实证明,除了艾俄洛斯,圣域里还有人觉得很诡异,那就是圣域的杂兵们。
  圣域的杂兵们基本上没有什么小宇宙的,分辨这对双胞胎全靠一双火眼金睛,而这次他们并不知道这对双子兄弟已经互换了身体,所以经常会发生尴尬的事情。
  “加隆大人!”听见喊声的撒加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次告诉这个人自己不是加隆,却看见对面的杂兵带了满满一袋子东西,却并不知道是什么,忍不住好奇道:“这是……?”
  “嗨呀,加隆大人,您还是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种小人计较,”杂兵几乎是陪笑着脸将手里的袋子交给撒加,“以前啊是我不懂事,可这次不一样了,我听说了您是在冥界取得赫赫战功的英雄!所以以前这些东西……我一并还给您。”说完便像是怕被拒绝一般跑开了。
  撒加拎着袋子茫然地看向那个杂兵的离去方向,有些好奇地翻了翻袋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是一堆杂物,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
  到了晚上,加隆从外面回来就看到放在床头上的袋子,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
  撒加一边叠着衣服一边将今天的事情讲了一遍,顺便问了句:“所以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加隆打开袋子,一股脑地将东西都倒了出来,挨个看了一遍又重新装了起来,团成一个大包裹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没用的东西。”
  “诶?”撒加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到底怎么回事?”
  “你成为黄金圣斗士之后我不就是双子暗星了嘛,”加隆看样子是打算睡觉了,铺着被子有些懒洋洋地解释着,“然后那帮孙子就借此机会克扣圣域发下来的东西,不过他们当时也被我打得挺惨,现在我都懒得计较了,又提起来简直脑子有病。”
  “……”撒加沉默了一会,嗓音有些发哑,“你那时候怎么不告诉我?”
  “我说了啊,你不是不信吗?还说我欺负杂兵你都看见了。”加隆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翻身上床盖好被子。
  “……对不起。”
  
  同样的,加隆这边也会遇到认错的事情,不过不是杂兵,是艾俄洛斯。
  这天加隆正慢悠悠地往山下走,迎面就看见艾俄洛斯跟他打招呼:“哟,撒……”名字刚念出一个音阶,艾俄洛斯就已经看到了加隆并不友善的目光,硬生生地中途改口,“……隆啊,早!”
  “撒隆是什么?”加隆受不了地看着他,“幸好你是把我认成撒加了,这要是把撒加认成我,估计你得叫他一声‘加加’。啧,想想就可怕。”
  “行了,就别讽刺我了。”艾俄洛斯苦笑一声,“现在我有的时候还是不习惯,毕竟你俩互换了身体后连气质都有点混了,再不换过来我怕是以后都要分不清了。”
  “但愿那个老混蛋不会借着我的名头做事——”加隆有意无意地拖着长音。
  “那倒不会啦,不过……”艾俄洛斯迟疑了一下道,“我昨天看到那个是你还是撒加啊?”
  “昨天……”加隆努力回想着自己昨天的路线,随即笃定道,“应该是撒加。你看到了什么?”
  “也没什么,不过他好像很忙的样子,”艾俄洛斯挠了挠头,“他说他要给他的兄弟一些补偿。”
  “可别,受不起。”加隆连忙摆手,“他要做什么?”
  艾俄洛斯上下打量了加隆一眼:“嘴上这么说着,我看你倒是挺开心的。”
  “要你管。”加隆瞪他,“补偿什么的就算了,有时间你帮我告诉他,以前的事情一笔勾了吧,他可不欠我什么。”
  “包括亲情吗?”艾俄洛斯毫不客气地挑明了重点,看到加隆怔住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可别让我传话了,撒加躲我躲得比谁都快,有时间你倒是帮我劝劝他。”
  一提起这个,加隆索性就地坐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扔着地上的石子儿:“他就爱钻牛角尖,对你我都是。你说都过去的事情了怎么就单他放不下,双胞胎的心灵感应果然是骗人的。”
  艾俄洛斯跟着他一起坐了下来,听加隆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苦恼:“你那边倒是很好解决,毕竟他不躲着你,或许你主动去找他,时间一长估计就好了。”
  “哥哥~今晚吃什么~?明天给我炸鸡翅好不好呀~”加隆甜甜地笑着说完这些便立刻恢复了原来的表情,“就这样,吓人吗?”
  艾俄洛斯诚实地点点头。
  “嘁。”加隆站起身,摆摆手打算走,却突然脚步一顿,没头没脑地补充了一句,“其实我更爱吃烤的。”说罢便继续往山下走去。
  艾俄洛斯笑着看着加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才说了句:“行了,出来吧,你这明显就是被发现了。”
  撒加不知道从哪走了过来,大力地拍了拍艾俄洛斯的肩:“谢了,艾俄洛斯。”
  “哪的话,口风我给你探完了,剩下的靠你自己了。”艾俄洛斯站起身冲着他笑,“加隆估计也知道你来了,你们俩兄弟早点重归于好啊……诶,你要去做什么?”
  “买鸡翅。”撒加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刚刚那个显示已经删除……?突然头疼orz于是重发重新艾特太太收文orz @Idiot's Corner

评论(1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