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半年贺(17)

  
  刚刚清洗过的地板光洁到几乎可以照出人影,周围的墙壁一尘不染,看得出来这个房间的主人极爱干净。如果是平时,修罗一定会对这样的地方抱有好感,然而他现在愤怒得几乎想脱口而出那个他最熟悉的英文单词。
  保护第一现场难道不是基本常识吗?!就算不保护你还清理第一现场是赤裸裸的找茬吧?!
  房间里正享受着私人医生的包扎服务的查尔斯似乎完全没有体会到修罗的愤怒,优哉游哉地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查尔斯先生,我以为你应该知道案发后应该保护第一现场。”斯黛茜最先忍不住说了出来,再看那人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一个受害人该有的态度,内心也是火大。
  查尔斯面色不改,用食指轻轻敲打着靠椅的扶手道:“原来是警官来了啊,看我现在受伤的样子请原谅我不能起身迎接了。”伤到肩膀了而已哪来的那么多事……斯黛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伤到别的地方她不知道什么样,肩膀部分她也是伤过的,哪来的不能起身。
  “没有关系,但是接下来我们要问的几个问题需要您的配合。”修罗熟知斯黛茜的脾气,再过一会一定会跟查尔斯争论伤到肩膀到底有没有事情上面,于是拉回了话题。
  不想查尔斯却是摆了摆手:“我很抱歉警官先生,刚刚的事情是我的一位朋友来这里时枪走火了,他不是故意的,但是公司里的小职员比较胆小就报了警。我对耽误你们的时间感觉很抱歉,可以进行相应的赔偿。”
  “请问您的朋友是谁,来自哪里,出门为什么会带枪,你们在谈论什么居然会设计到枪,他不把枪对准你为什么会走火的时候伤到你的肩膀?”修罗一连串地问出来一系列问题,没有给查尔斯喘息的机会。
  查尔斯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看起来十分悠闲:“我一个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朋友,康索尔,最近突然迷上了军火,买了把不入流的手枪让我指导他一下,但是没想到突然走火了。歉也道了,我也不打算追究——警官先生,我觉得可以结案了。”
  “案子是你想立就立,想撤就撤的?你把警察当什么了?!”斯黛茜涨红了脸,冲过去夺走查尔斯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放。杯子与桌面之间沉重的碰撞声让修罗有些头疼:“斯黛茜,回来!”这姑娘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冲动,他能省多少心啊……
  “这位小姐要是喜欢这个杯子可以拿去。”查尔斯闭口不提案子的问题,把手一摊看起来还很大方的样子。
  “如果查尔斯先生这么说的话,”修罗颔首轻笑了一声,“那么我们就撤销这个立案,也希望查尔斯先生下次再教人打枪的时候记得穿好防弹衣。”说罢转身道:“走吧,斯黛茜。”
  斯黛茜忿忿地瞪了查尔斯一眼,刚要离开却突然转身,从查尔斯的办公桌上顺走了茶杯:“你不是说送我了吗?”
  查尔斯一愣,随即嗤笑一声没有管。
  
  斯黛茜跟着修罗走出楼内,眼看着修罗居然真的没有要做什么的打算,一时间有些气闷:“队长,就这样放过他了?连流程都合不上吧?”
  “还走流程,”修罗冷笑了一声,打开车门示意斯黛茜上车,“他那个样子一看就是有备而来,你问遍公司所有人只会获得和他一样的证词。”
  “不过,你居然还真把杯子带回来了?”修罗坐上驾驶座瞥了眼副驾驶的斯黛茜手里拿的杯子。
  “对啊,”斯黛茜得意地拿着茶杯晃了晃,又捧在了手里,“你是不是想说我真幼稚啊?”
  修罗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笑道:“我是这么觉得的,但是你每次让我觉得幼稚的时候都有让我出乎意料的表现。说吧,你想做什么?”
  斯黛茜似乎对自己的这次行动表示十分满意,靠在座位上卖起了关子:“我问你,这个茶杯是用来做什么的?”
  “喝茶。”
  “这不就结了!”
  修罗还是一头雾水:“你想鉴定一下他喝了什么茶吗?”
  “当然不是!”斯黛茜一脸“朽木不可雕”的表情,似乎在为自家队长的智商感觉心痛,“茶杯上一定有着查尔斯的唾液残留,所以……”
  “你想从唾液里提取DNA和迪莉娅的作对比?”修罗一下来了精神,拍了一下手道:“斯黛茜,你脑子还是可以用的嘛。”
  “嗨嗨嗨,开车呢!”眼见着修罗双手离了方向盘,斯黛茜赶紧提醒他注意前方,然后才想起来怼他的后半句话,“是你的脑子一直都不能用好吗!”
  “担心什么,驾驶证又不是第一天拿。”修罗权当没听见她的后半句话不再计较,双手重新控制了方向盘,一路向警局驶去。
  
  “诶,”正在开车的修罗无意间瞥到了马路边正在缓慢移动的人,忍不住叫了一下旁边的斯黛茜,“你看前面的那个人……”
  “尼索亚?”斯黛茜抬起头,仅仅是一瞬间就认出了自家男友,忍不住皱眉道,“他这么会在这里?”侧过头看向修罗想示意她停车,却看见修罗神色严峻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得拍了拍他道:“队长?”
  修罗像是才回过神来一般,没等斯黛茜再说话边加速追上了尼索亚,靠边,停车。
  斯黛茜刚刚走下车就意识到哪里不太对——她闻到了血的味道。
  于是迅速冲到尼索亚的旁边道:“喂,你……”后半句被他身上的伤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腹部似乎受了不轻的伤,伤口被手挡住无法确认是什么伤,鲜血顺着指缝不断地流出来,尼索亚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只有微弱的气息声发出来,不成语句。
  斯黛茜一时间有些慌神,看着修罗道:“队长……”
  “扶他上车。”修罗拉开车门,帮斯黛茜将尼索亚扶上了车,然后驾车向医院的方向呼啸而去。
  卡妙例行询问过病人的近况后,嘱咐利特下次将B药停掉,还没等和利特解释原理,手机就响了。
  “抱歉,接个电话。”卡妙歉意地看了利特一眼,接起了电话。
  “好,我马上过去。”利特眼看着卡妙的双眉拧了起来,心下有些紧张,却见卡妙步履匆匆地离开,自己也只得跟了上去。
  医院的门口,修罗将尼索亚扶了进来,卡妙也恰好赶到。没等修罗和他说明任何情况,卡妙简单地看了一下伤口,神情肃然向利特吩咐道:“推过来一张病床,准备好急诊室。”
  “老师,他们是不是该……”利特弱弱地指了指那边的挂号窗口。
  卡妙冷哼一声,声音如同玉石般冷冽:“人命重要还是流程重要?”利特难得见到卡妙这副样子,连忙闭了嘴按照卡妙的吩咐去做。
  修罗和斯黛茜协助卡妙将尼索亚推到了急诊室,却在门口被卡妙伸手拦下:“闲人免进。”
  “我也不行?”修罗试探着指了指自己。不想卡妙只是白了他一眼,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半鱼半羊也不行。”随后转身进了急诊室,关门。
  手术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在斯黛茜的印象里,仿佛已经过了三天三夜。
  修罗深知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再加上对卡妙医术的信任,他并不觉得慌乱——他只头疼该如何和斯黛茜说。
  “喂,人还没死呢,你哭什么?”修罗看见斯黛茜一个人无声地抹着眼泪,忍不住插话道。
  “队长,”斯黛茜抹净了最后一滴眼泪,说话时的声音竟与平时无异,听不出来任何情绪变化,“你之前怀疑的人,是尼索亚对吧?”
  修罗没想到斯黛茜会这么说,但是她既然问了,也就省得他头疼该怎么说了。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其实也不难猜,先是告诉她身边有一个人和查尔斯扯上了关系,随后查尔斯遭遇枪击又在路上看到了尼索亚……想不怀疑都难了。只是不知道斯黛茜会如何接受这样的事情。
  “我明白了。”斯黛茜简短地说了一句,看着墙壁的眼神有些放空。
  看着斯黛茜近乎平静的反应,修罗只觉得一阵担忧,想开口为尼索亚说几句,但是连他都不信任的人根本无法帮他洗白,只得看着斯黛茜这个样子无法帮上忙。
  急诊室的门开了。卡妙擦掉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摘下口罩道:“已经脱离危险了。”
  “麻烦您了,医生。”斯黛茜起身,看起来端庄且落落大方,“请问我现在可以进去吗?”
  卡妙有一些发愣,点了点头算是允许了。斯黛茜道谢后便直接走了进去,还不忘关上急诊室的门。
  对于斯黛茜,卡妙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当时斯黛茜的枪伤就是他治的,况且由于枪伤而惊吓过度昏迷这种事……怎么也忘不了啊。所以在卡妙的印象里,斯黛茜是一个有些脱线的姑娘,与他今天看到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如果不是有印象,卡妙几乎会怀疑是两个人。
  “说说吧,什么伤。”修罗示意卡妙过来坐。
  卡妙回过神来,没有拒绝直接坐在了他身边:“腹部中了三枪,位置相距不大,估计是三枪连发的。哦对,”说着卡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密封袋,里面装着三个弹头,“这个是我刚刚从他身体里取出来的,你或许会需要。”
  “谢了。”修罗接过密封袋放好,却听卡妙继续说道:“现在的案子可以说给我听一听吗?”
  修罗微微一怔,四下环顾了一番,没有说话。
  卡妙意会地将他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指了指椅子示意修罗坐下。修罗也没有推辞。
  对于案子,卡妙以前有了解了一部分,修罗便将剩余的部分讲给了他。眼看着卡妙越来越拧的眉,修罗打趣道:“怎么样,是不是情节跌宕起伏一波三折?”
  “我觉得,这件事和斯黛茜没有关系。”卡妙首先阐述自己的观点。修罗不意外地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现在她的嫌疑可以基本排除。”
  “第二,如果尼索亚是查尔斯所伤,那么今天来枪击查尔斯的可能就是尼索亚,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是起了什么纷争。”修罗继续点头,对卡妙的推理表示赞同。
  “第三……”卡妙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你们现在做出的全部推理,跳跃性很大,有很多都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所以我觉得你们的DNA比对结果可能不太顺利。”
  修罗垂下眼睑,陷入了沉思。
  卡妙说的一点也没错,全部都建立在猜测基础上的推理是最容易出状况的,如果这次DNA比对结果不一样,那么线索可以说是完全中断了。
  “最后……”卡妙这次的犹豫很大,说出一半似乎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修罗连忙催促道:“继续。”
  卡妙看了修罗一眼,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如果所有的猜想都可以试验一遍的话,我也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如果迪莉娅的父亲是尼索亚的话呢?”
  这句话不亚于一声炸雷,修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尼索亚才……”刚想用年龄来反驳,修罗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尼索亚的年龄。平复了一下情绪,修罗示意卡妙继续说下去。
  “如果尼索亚才是迪莉娅的父亲,那么杀死奈丽夫人根本不需要查尔斯的指示,他自己动手就可以了。然后为了混淆警方的视听,他决定跟踪警方,将警方所拜访的人挨个解决掉,不想里面居然有查尔斯的父母——”
  “这样他们的这场枪战也就有了解释?”修罗接过话头,一时间有些兴奋。
  “你也不用太兴奋,”卡妙有些疲惫地靠在椅背上,合上眼睛捏了捏自己的眉心道,“我的推理其实毫无逻辑,和你们现在的推理一样,都是站不住脚的,比如那场枪战。查尔斯这种职位的人可以说有一百种方法悄无声息地杀死尼索亚,没必要闹出这么大动静。我提出这个观点主要是想提醒你,我取出来的弹头上都是带了血的,记得留个DNA。”
  修罗拿起密封袋,透明的材质使他可以很轻易地看到里面带血的弹头,一时间有一些感慨:“有战友在医院工作,办起案子来就像开了挂一样。”
  “不然你以为法医是做什么用的。”卡妙阖目接上一句。
  
  修罗和卡妙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斯黛茜依旧在病房里安静地坐着,面无表情。
  病床上的尼索亚还在昏迷中,并没有醒过来。
  修罗把手搭在斯黛茜的肩膀上,想说些什么安慰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斯黛茜轻笑一声,摇摇头站起身道:“放心吧,我没事。尼索亚一直都没醒,所以我什么都没做,倒是在这段时间里冷静了一下。”
  “我相信队长的判断,但是在实锤出来之前,请原谅我无法将他当嫌疑犯对待。” 斯黛茜深吸了一口气。
  “我明白。”修罗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其实这样也好,现在这个时候,斯黛茜的心态绝对不能崩,一旦崩了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这么想着,修罗有意无意地看向了尼索亚的手。白皙修长的手指上有着和斯黛茜一样的戒指,不同之处在于,这个戒指的钻石不是黑钻,只是很普通的钻。
  “你们的感情很好吧。”修罗感慨道。
  斯黛茜抬头望向天花板,合目轻笑道:“是啊。”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