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月歌全员撕名牌+海尼生贺√

  应某综艺节目的邀请,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难得聚在了一起参加节目。而这个综艺节目的内容也很简单,撕名牌。不同之处在于,这是以团队为单位的撕名牌,同队的人不可以撕同队的,以最后剩下的人为准,赢的那一队会获得节目组送出的精美礼物。
  Six Gravity的公共客厅内:
  “撕名牌吗!呦西!”始冷静地看着自家年少组在客厅里蹦蹦跳跳不知道在兴奋什么,趁着他们还没有尖叫到让楼下上来砸门的地步之前轻咳了一声。
  新叼着吸管瞥了一眼恋没有说话,刚刚安静下来的恋立刻就注意到了,瞪眼道:“喂,你这是什么眼神?”
  “嫌某个粉脑袋吵。”牛奶盒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提示新已经喝完了。
  “你说谁吵???”恋不满地大吼了一声,驱捂着耳朵躲过一劫后拽了拽恋。这才反应过来的恋依旧一脸不甘想给自己扳回一局:“你这个样子的只能等着被撕名牌!”
  新闻言把牛奶盒放在茶几上,走到了恋的面前,在恋愣神的时候伸手取下了他脑袋上的红色夹子。
  “你做什么?”恋伸手要抢回来,被新轻巧地闪过,“喂——”
  “证明一下你才是被撕的那个。”像是玩够了一样,新把夹子丢给恋。
  葵见事情好像马上要失去控制,赶紧补上了一句:“等一下,我们是不可以撕自己的队员的。”
  “真可惜。”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哈哈哈,我觉得Procellarum应该会很欢迎你的,新。”春忍不住开玩笑道,很快他就听见了始捏骨节的声音,瞬间消音。
  “干嘛我去,要去也是他去。”新“嘁”了一声,把恋跳起来理论的声音自动屏蔽掉。
  “录制日期是……十五号?”葵仔细地看了一眼单子后提出重点。
  始这才结束了一只手撑头的动作,坐正了身子道:“没错。”
  Procellarum的公共客厅内:
  “真是难得聚在一起了啊!”收到邀请后海拿着单子感叹,一旁的阳凑过来看了一眼单子,脸上写满了兴奋:“撕名牌啊!这么简单的游戏我们肯定会赢的吧!”
  “赢不赢我不知道——”隼慵懒地拖着长音,“但是和始一起出节目,一定要好好表现~☆”
  仿佛能感受到隼身旁突然燃起的光芒,阳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嘴角微微有点抽搐:“我突然觉得……”
  “大概是会输。”泪面无表情地放下茶杯。
  “还没开始别这么消极啊,大家。”郁试图给大家鼓劲,看见隼的样子自己笑得也有几分勉强,“虽然看到隼桑的样子我也不是很确定……”
  “喂喂喂——”隼不满地敲了敲桌子,“我是那种为了黑国王陛下出卖自己队员的队长吗?”
  “你当然是。”海戳了一下隼的头,换来了隼不满的目光也熟视无睹,“不管怎么说大家尽力就好了,至于隼你,不捣乱就可以了。”
  “
  诶,那剩下的就交给海啦~”隼毫无身为队长的自觉。
  “录制日期是十五号?!那天……”
  夜惊讶地叫了一声,被阳接话道:“没错,就是你说要去买味增的日子。”
  “也是要给我买哈根达斯的日子~”隼继续补充。
  综艺节目的地点选择在了一个小树林。树林不算很茂密,树与树之间有着一定的距离所以不至于迷路——我是说,路痴除外。
  在主持人简单地介绍了规则后,将每个人分别带到了树林的不同端,通过耳麦告诉他们游戏开始。
  没有谁知道对方在哪,也没有谁能预见到自己会遇见谁。
  海深吸了一口气,最先踏出了一步。树林里的土地很硬,偶尔遇到丛生的杂草踏起来意外地柔软。正值盛夏,阳光透过不算茂密的树林使得光线不算刺眼却也并不昏暗,柔柔地照在身上让人感觉惬意极了。
  “嘛,这里还真的是很舒服啊!”走了一段路并没有看见谁后,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
  “我也觉得,这里很适合睡觉。”一旁突然传出来的低沉的男声让海有些发愣,侧过头发现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旁边,连忙将身子正对给始,将名牌护在身后。
  始看到他这幅样子摆了摆手示意他放松。
  “始桑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居然都没有注意。”放松下来的海从容地和始打着招呼。
  “就在刚才,海你的警惕性太差了。”始指了指他刚刚来的方向,颔首道。
  “是吗,哈哈,”海一点也没有被戳穿的尴尬,“现在我们是不是该互撕了?”
  始微微掀了掀眼帘,与海充满着兴奋的眼眸对视了好一阵——
  “说真的,我觉得如果咱俩分出胜负后,胜负基本就定了。”
  “……”海挠了挠头,不置可否。
  “所以还是留点悬念吧。”始耸了耸肩,继续往树林更深处走着,把后背坦然地露给海,像是笃定了他不会过来撕一样。
  正如始所想的那样,海并没有趁人之危,大踏步跟了上去:“既然如此,一起走吧。”
  “始桑~”还没走出几步,两人就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熟悉到连头都不用转就知道是谁。
  “隼?你的动作倒是很快啊!”海冲他挥挥手。
  “那是当然~身为始的狂热粉丝,要是连始的气息都追踪不到可就太罪过了啊~”隼快走几步跟上他们,手肘搭在始的肩膀上:“怎么样国王陛下,我追踪你的能力可是一级棒哟~”
  “你这家伙……”始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抖了抖肩膀试图让隼把手肘拿开。
  “诶~这么快就被国王陛下嫌弃了吗?”隼的语气听起来甚是委屈,与他脸上灿烂的笑容一点也搭不上。
  “热。”始简洁地回答他,转身继续往前走着。身后有两个Procellarum的人,始却依旧很放心地把后背露出来。
  “一会始的名牌要由我亲自来撕。”隼这么跟海嘱咐道。海闻言苦笑了一下,还好还好,他做的最坏的打算是在撕始的名牌时隼会把自己队员的名牌撕掉……幸好隼还是有身为队长的自觉的。
  又走了没有多远,三个人远远地就看见了春,海喊了他一声,随即看见对方茫然地抬起了头,推了推眼镜淡定地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
  “两个Procellarum的人诶,始你还没有被撕吗?”春走过来的第一句话就很想让始撕掉他的名牌让他出局,春赶紧轻咳一下掩饰掉自己刚才的话。
  “虽然我觉得为了保留悬念我和海的对战可以往后延一延,但你和他队长可以试着撕一撕。”始轻笑一声把春往隼的面前推了推。正值夏季,春还是觉得自己脊背一凉。
  “哦呀~”隼故作夸张地惊叹道,“国王陛下想看我与你搭档的对决吗?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海有些担忧地想过去帮忙,但被隼直接了当地拒绝了,表示自己一定要一对一公平对决,海只得倒退几步让出足够的空间。
  隼与春面对面地站着,与对方对视了很久,不知道是在做什么。过了一会,隼似乎是放松了下来,径直地走到了春的面前。
  春并没有放松警惕,盯着隼的手没有放过他的一举一动。隼依旧是不变的笑容,抬手——
  “喂别动我的眼镜!!!”
  场面似乎是出现了什么突发情况,一场好好的撕名牌大战就这样变成了眼镜争夺战。扭了好几个回合后,春终于夺回了自己的眼镜,惊魂未定地重新戴好,然后——
  “弥生春,out。”
  耳麦里传来的声音让春一愣,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背,随后看到隼正拿着他的名牌笑眯眯地看着他:“抱歉啦,你的名牌就由我来收下了!”
  “没想到你这么蠢。”始走过来拍了拍春的肩膀,“我高估你了。”
  “喂这个时候就别再说风凉话了好吗!”春不满地回他,“我的眼镜差点被他抢了!”
  始转过了头,一脸的“这个人没救了”的表情不想看他。海在一旁抽了抽嘴角,原来重点是眼镜不是名牌对吗……
  “刚才一直在看吗,始?有没有被我展现的经典战术折服呢——”
  “霜月隼,out。”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让我们慢镜头回放一下。
  始在走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春和隼的中间,在隼过来搭话防备较低的时候将手迅速地伸到了隼的背后一撕——
  旁边的海察觉到了始的意图却为时已晚,伸出去拦着的手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
  “这么绝情的吗——”隼有些头痛地扶了扶额头。
  “你觉得你撕掉我们组的人之后我会放过你吗?”始摊了一下手道,“现在就剩我和你了,海。要继续走吗?”
  海收回了停在半空的手,点头道:“继续走吧。”想着自己的队里还有几个人没有见到,海也不想这么快就分出胜负,临走前还没忘了嘱咐隼站在原地等工作人员来找。
  果然黑国王不是一般的可怕啊……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与年长组这边不同,年中这边的气氛有些意外地和谐。
  新碰到的第一个人是夜。
  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倒没有什么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好像已经忘了这是在做综艺节目。
  最后还是夜主动和他打了招呼道:“是你啊新。”
  新不紧不慢地点点头,开口道:“看见葵了吗,夜?”
  见夜摇了摇头,新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示,两个人好像很自然地就一起走着,完全没有撕名牌的想法。直到耳麦里传出了一声“弥生春,out。”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
  “新……”夜正对着新,小心翼翼地戒备了起来。
  “你觉得最后哪队会赢?”新完全没有注意到夜的戒备,自顾自地问他。
  夜咽了一下口水,刚想说Procellarum还没有人出局没准是我们赢,就听见了耳麦里传出的又一声“霜月隼,out。”
  “我也不清楚……”夜笑得有些勉强,“新觉得呢?”
  “多半是Procellarum吧,”新自顾自地掰着手指数着:“始前辈和海前辈势均力敌,不好判断,但是小驱的体质你是知道的,然后某个粉脑袋蠢成那个样子估计是撕不过郁的,而我肯定撕不过阳君——”
  “别这么说啦,新。”夜试图安慰新,“新很厉害的,我觉得或许可以和阳比一比。”
  新的脸色沉了下来,让夜一阵紧张,然后看见新缓缓地举起自己颤抖着的右手:“可是我今天没有喝草莓牛奶。”
  “啊……哈……哈哈……”夜干笑了几声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听起来还真是糟糕啊……”
  而葵遇到的人是郁。
  这两个人倒是有很认真地打算开始撕名牌,但是葵总是有种自己在欺负后辈的错觉。
  “那么还请葵前辈多多指教!”郁做好准备的动作,声音一如既往的爽朗。
  “当然,我可是不会留情的。”葵见状也戒备了起来。
  最先扑过去的是郁,由于擅长田径的关系他选择了直接了绕到葵的身后,但是葵的反应速度也没有那么慢,侧身一闪抓住了郁的手腕。
  “葵桑很厉害呢。”郁一击不成也并不懊恼,一边说着话一边寻找下一个得手点。
  “郁君也不赖哦。”葵面色坦然地回敬了一句。他还是觉得自己先动手有点欺负后辈的错觉。
  依旧是郁先动的手,葵选择了正面硬抗,两人迅速扭在了一起,彼此却势均力敌谁也动不了谁。就在场面僵持不下的时候,郁突然愣了神,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葵看到他这个样子下意识地想往后看,没等回头就听见了耳麦里的声音:“皋月葵,out。”
  葵一脸的问号,回头一看发现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正拿着自己的名牌得意地甩来甩去:“哟,小葵好久不见~”
  “阳……你是不是让我来比较好……”觉得这样实在是有欺负人的嫌疑,郁委婉地提出了抗议。
  “是吗,可我觉得你俩这样下去到节目结束也不会有胜负的,”阳耸了耸肩,“从背后攻击确实不厚道,抱歉啦小葵。”
  “嘛……”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出了局,葵还是有一些遗憾的,但毕竟只是一个综艺节目他也没有打算过多地计较:“那么就祝阳和郁玩的愉快啦!”
  “二打一算欺负人吧。”新不知道什么时候赶了过来,旁边是跑得气喘吁吁的夜。鬼知道为什么耳麦里传出来声音后新就不见了影子,害得夜跑了半天才跟上。
  “哟,新也来啦!”阳倒是一点愧疚都没有的样子,大方地打着招呼。新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走向了旁边还在顺着呼吸的夜,未等人反应一把撕下了夜的名牌。
  “长月夜,out。”
  “喂你这又算什么?!”阳不满地嚷嚷道,他还没弄清楚状况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动手开撕了吗?这么想着的阳完全忘了自己刚才也是背后偷袭的。
  “算扯平。”新拿着夜的名牌对着阳晃了晃,一脸的“你敢撕我搭档我就撕你搭档”的表情。
  “新……”葵有些无奈,但是也并没有制止什么。一旁的夜还处于莫名其妙就出局的状态中不知所措。
  “你这是挑衅——”阳把名牌还给葵,咬牙切齿地走了过去,“撕你的话我们还是二打一哦。”
  新看了一眼突然被扯到战火里的郁,开口道:“我比较建议郁君去把某个粉脑袋撕了。”
  “太过分了吧!!你这是……”新确定自己听到了这个喊声,四周看了看却并不见人影,其他人也和新一样在找着这个声音的来源。
  躲在草丛里的驱松开了捂住恋的手,仿佛松了口气:“外面这么多
  Procellarum的人很危险的!”
  “那那个家伙就能卖队友了吗——”恋提高了嗓音,吓得驱赶紧“嘘”了一声。
  “原来你们在这里啊。”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我都说了你声音太大了!”驱不满地怼了怼恋的胳膊,回头看到泪现在了身后时不知为什么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泪君啊……”
  “你们两个不出去玩吗?”泪弯下腰好奇道。
  “鉴于小驱的体质,我并不觉得出去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恋摆了摆手,仿佛自己是勉为其难地跟了过来一样。
  看见泪居然信服地点点头表示理解,驱委屈地缩成一个球:“我也不想啊。”
  “小驱,这里没有粘牢。”泪指着驱背后名牌折起的一角,伸手想帮他抚平。驱闻言站起身,不料泪刚用手捏到名牌的一角,驱一起身只听一阵撕裂的声音。
  “师走驱,out。”
  泪:“……”
  驱:“……”
  恋:“……”
  “抱歉小驱……”泪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有些紧张地解释道,“我也没想到会这个样子……”
  “没关系,不是你的问题。”驱捏了捏自己的眉心,看起来居然有些迷之沧桑,“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结局了……”
  “所以你是还不打算出来吗,粉脑袋?”新还有阳一行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
  “泪,你在这里啊!”一旁的郁泪组旁若无人地互相打(xiu)招(en)呼(ai),这让恋不禁有些感叹:“你看看别的队员之间怎么就这么和谐……”
  “跟你之间能站同一战线的时候只有去A店的时候。”新冷静地陈述事实。
  “好意思说!!!”恋一提这个就跳了起来,激动地几乎要去掐新的脖子,“你把那个高达的吧唧给我吐出来!!!吐出来啊啊啊啊啊啊!!!!”
  “不吐,我要扎在痛包上天天给你看。”新闲闲地回复他。
  “你这家伙!!!”恋忍住揍人的冲动。
  “好了好了,废话就不要多说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开始战斗了。”阳示意已经出局的人站远一点,露出足够的空地,“我和新一组,郁和恋一组,这样的分配没问题吧?”
  “加油,郁君!”泪伸出拳替他打气。
  “喂喂喂,很不公平啊,”阳双臂交叉在胸前道,“我也要搭档打气诶,夜。”
  “……”夜扶额,摆摆手敷衍道,“好好好,加油。”这么大人了跟个小孩子一样,不尴尬吗……
  葵没有说话,只是和新相视一笑,这么多年的青梅竹马,有的话语是不用说的。
  “我搭档的打气我是不用主动要的。”新伸出食指陈述事实,在阳的眼里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
  “很过分哦——”阳最先动了手,年少组那边也开始战斗。
  阳和郁的体力都要更好一些,所以在这场撕名牌战斗中占了一定的优势。
  新是最先被撕掉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头说的话刺激到了阳。当然,新把这一切归结于自己今天没有喝草莓牛奶状态不好。
  “喂,这么快就被撕了你行不行啊?”恋听见耳麦里传出的“卯月新,out。”忍不住嘲讽道。
  “不要分神。”这是郁在趁机一把揭下恋的名牌时留下的嘱咐。当然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如月恋,out。”
  新听见耳麦里传来的声音,嫌弃地撇了撇嘴:“你不也一样。”
  “我们组……还剩下谁了吗……”驱数着人数一脸绝望。
  “还剩下始前辈。”新倒是一点都不慌。
  “只要始前辈还在,我们就还有希望!”听闻新的话,驱瞬间又燃起了希望。
  “那个,郁君。”阳听到对话后说道,“我也想有这么靠谱的队长。”
  “啊……哈哈哈……”郁想说些什么但发现自己根本无力反驳,他记得隼第二个就被淘汰出局了,“我们不是还有海前辈吗……”
  “说的也对,而且总人数还占优势。”这么一说阳也燃起了自信。
  “还真是多谢你们的信任呀。”海和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海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带着几分笑意,“我们队剩下的人还蛮多诶。”
  “阳你要是那么想要靠谱的队长的话,我们队很欢迎你。”始走过来拍了拍阳的肩膀,随后随手一撕——
  “叶月阳,out。”
  “始前辈!!!”阳直接抓狂了,“太过分了吧啊喂!!”
  “阳,你刚才就是这么撕掉我的。”葵好心地提醒他。
  “……”阳瞬间消音。他突然觉得自家的队长还是挺好的。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始,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觉得我已经知道结局了。”尽管如此,郁还是想尽力拼一把,依旧主动发起了攻击。
  始的动作也很快,扣住郁的手腕把人往旁边一扯,伸手撕掉了名牌。
  “神无月郁,out。”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郁看着自己被扣得发红的手腕,并不意外这样的结局。
  “这就是铁爪功吗……”郁苦笑道。
  “缩略版。”恋精准地下了定义。
  “始还真的是很厉害呢!”在一旁观战的海拍拍手,看见始又向自己走来,忍不住摸了摸始的头,“要到我了吗?”
  始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却并没有躲闪:“到你了。”
  “好,那就开始吧!”海收起了自己的手,开始认真地迎接了对决。
  事实证明,海不亏是里面体力最强的人,始每次想绕到他的背后都被他完美地挡住,但同时海也找不到任何可以撕掉始的空隙。
  “……”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另一边海倒是有越战越勇的势头,两方都没有放松的念头。
  最后两人完全地放弃了形象,像两个街头小混混一样扭打在一起。仗着体型优势,海完全地将始按在了地上,伸手要去够名牌时被始钻了空子,翻身又将海按在了地上。
  连续了好几个回合后……
  “他们……要翻滚到什么时候……”夜扶额。刚这么抱怨完,耳麦里就传来了声音。
  “文月海,out。”
  当然,现场除了他俩的姿势以外都很正常。
  “国王陛下果然是国王陛下。”海起身感叹道。这么算着,Six Gravity应该是最后的赢家了吧。
  “睦月始,out。”
  耳麦里的这个声音让全场都诡异地冷静了一下,包括始本人。
  泪手里拿着始的名牌,一脸的“看我干嘛关我什么事”的无辜表情。“始前辈应该是忘记了我还没有被撕。”泪歪了歪头。
  “好吧……”始拍了一下额头叹气道,他确实忘了,“真是输给你了……”
  “他刚刚就是这么撕掉我的!!”驱抗议道。
  “刚刚……真的是意外。”泪举手以示清白。
  一场激烈的撕名牌大战最后以水无月泪的胜利结束,这是让整个制作组都没有想过的结局。
  天色已晚,制作组表示Procellarum的礼物已经在他们节目组的办公室里准备好了,提醒他们去领。
  很多人都很好奇礼物是什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最后干脆十二个人一起去了。
  这帮人为什么就像商量好了一样……整个决定一起去的过程仿佛就想说对口词一样,海忍不住腹诽了一下。但他也没有多想,几个人坐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办公室里没有人,只有一个很大很大的礼盒放在了好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上。
  “wow~这么大啊!”海忍不住感叹道。
  “看你这么有兴趣,又念在你是我忠心的仆人的份上,我就允许你去拆吧~”隼在背后推了海一把。
  意外地没有人吐槽“忠心的仆人”这个词。
  海早就已经习惯了隼的说话方式,也没有多想,走过去解开了礼物的包装盒。
  里面是一个巨型的帆船型蛋糕。
  海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回头看着身后的十一个人。
  “造型可是我设计的。”恋拿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一脸自豪。
  “这个蛋糕每个人都有插手,不是我和葵承包的项目。”夜弯眸笑道。
  “包括始哦。他可搞砸了很多次呢……啊!”始面无表情地收回了刚刚打过春的手。
  “1,2,3。”隼伸出手指数着,最后一声落地后,全员很默契地一起喊着:
  “生日快乐!”
  “大家……”海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所有的话语都堆在一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哭,快哭。”隼唯恐天下不乱一般,“我还没见过海哭的样子呢!”
  “喂你这家伙——”被隼这么一说,海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心情。
  “其实……”泪的声音很小,但是却刚好可以让大家听见,“那个蛋糕我没有插手,因为我太笨了怎么都学不会。但是我给海准备了这个。”
  那是一张光盘。
  “哇已经做出来了吗!”驱看见光盘兴奋道,“快让我看看!我还没有看过呢。”
  “光盘受过诅咒了,必须海第一个看,不然看的那个人会受到很可怕的诅咒——”泪依旧没有过多的表情,眼神里全是认真让人不得不信服。
  “什么……诅咒?” 驱试探性地问道。
  “买东西永远少一块钱。”
  “那还是……算了吧……”驱弱弱地缩了回去。
  “我很好奇里面是什么呢!”海揉了揉泪的头发,“谢谢你啊,泪。”
  “我……”泪突然一把抱住海,“一直都很喜欢海,也一直都很感谢海!”
  “你是不是想说泪真是长大了?”隼笑道,“父子组哟~”
  “别这样,就算我是最年长的那一个也没有这么老……但是你说的也没错就是了。”海无奈地笑道,“但是泪,你要记住,我也很喜欢你。”
  一群人开开心心地分了蛋糕,很晚了才回到月之寮。
  海回到房间后将门关上,打开了桌子上的电脑。
  将光盘放入光驱里面,海有些兴奋地搓了搓手,他很好奇光盘里面的内容。
  光盘里是一个视频。
  一开始是黑色的画面,只有几个字幕,声音是每个人说的一句“生日快乐”,然后钢琴曲以很微弱的声音插了进来。画面逐渐变为彩色的,最先出现的是驱。
  “最想说的话啊……”驱托着腮一脸难办的表情,“海可不可以不嫌弃我的身高教我打篮球啊?!”
  “喂……”一旁恋受不了地提醒他,镜头也很快地转了过来,“我的话呢……就是很希望有一个海这样的哥哥!虽然我觉得身为哥哥的我也是很靠谱的,哈哈哈……”
  镜头再一转,是新和葵。
  “这个……”新抓了抓头发似是不知道说什么,“我觉得海对大家来说就像一个哥哥没有错。当然我觉得比某个智障粉脑袋靠谱得多—— ”
  “新,我们应该说点正常的吧……”葵试图把话题拉到正道上来,“两队经常有合作的机会呢,有的时候看见海总是会有些羡慕Procellarum,今后我们还要一起努力哦!”
  镜头再转,是始和春。
  “我觉得海不愧是驯兽师呢,每次摸头的时候始都没有办法抵抗~”画面里的始面无表情地踩了春一脚。
  “不管怎么样,生日快乐。海。”始对着镜头很认真地说了一句。
  镜头再转已经是郁泪组了。看样子这个镜头应该是别人拍的,泪指挥了半天镜头的摆放位置,才坐下来继续道:“我不知道没有海的话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在万事屋的时候,和海在一起我都一直觉得很幸福。”
  “海前辈一直都是我的目标呢!”郁接过话笑道,“我也想成为海这样温柔又强大的人!今后的日子里还请海多多指教!”
  接下来是阳夜组。
  “要剪在视频里吗?”视频里的阳理了一下旁边的碎发,“场面话我实在是懒得说,今后日子还长着呢难道要一口气说完吗?唯一想说的是……海你下次叫我起床的时候能不能看着点我有没有裹在被子里啊——!直接掀到地上很疼的!”
  “那个……”夜见状赶紧出来圆场,“我在队里基本上都不太会做什么,也多亏海一直在包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饭菜一类的了,我在冰箱里塞了一大包的太妃糖,海你记得吃哦!”
  钢琴的声音越来越大,直接变成了视频的bgm,画面变成了一张张熟悉的照片。
  第一张是以前在万事屋时候的照片,然后是除来月之寮的时候,然后……按照时间轴拍好顺序的照片一张张闪过,连海都要不记得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了。
  钢琴曲逐渐消失,画面变成了隼的画面:“要记得把我放在最特殊的位置上哦~”
  “海。生日快乐!最主要的话一定要放在最前面说~☆”
  “我不太想感谢你诶,这难道不是你该做的吗——身为仆人……”后面很明显地被剪掉了一段。
  “嘛,真是过分……”画面又再次出现了隼,“海泡茶的手艺越来越棒了,以后要继续泡给我喝哦~”
  “其实我一直都想说啊,跟海聊天经常会让人感觉到很轻松,很开心,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可以来阳台找我啊,我可是夜猫子~☆”
  “当然如果你能帮我多分担一些工作还有早上不叫我起床的话,我会更喜欢你的~”
  隼的画面逐渐消失,只剩下一个黑屏。屏幕上面有些一行字。
  “接下来的这首歌,是我们送给海的。”
  音乐渐渐响起,听得出来是泪的钢琴曲。没有其他的任何伴奏,纯钢琴曲听来更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终于我的目光不再躲闪
  因为你也会陪我一起向前
  沿着未知的海岸
  在夜幕降临时道一声晚安
  那时的星空一片深蓝
  我想那是最温柔的瞬间
  
  ……

就写到这里啦,作为一个没有肾的假海妈,这个时候是没法摆阵的……一直以来也没什么技能,就这一篇贺文吧,给身为海厨的我挽回一点面子……。没写过月歌同人的我还有点慌……海尼,生日快乐啊!最后……也希望大家喜欢吧23333临近考试还这样我多半是要挂了x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