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半年贺(10)

  废弃的旧楼旁围满了警车与救护车,大概连这座楼都没有想到自己被废弃后还会有这么热闹的时候。
  警车开过来的时候鸣响了警笛,巨大的声响使废弃的楼内的男人猛地站起了身。男人身上有着斑驳的血迹,混着楼内的尘土使他看起来更加狼狈。一对剑眉拧成一团,男人拾起地上的枪,将一旁的人质粗暴地拎到窗户处,枪口对准了人质的太阳穴处,长时间未进水的嗓子发出的声音十分嘶哑:“你们这些警察,立刻离开!”
  修罗比了几个手势,示意武警部队站好预定的位置。
  “请你保证人质的安全!你的一切要求我们都会尽力满足,希望你不要伤害人质。”队里的小警察拿出了扩音器对着楼内大喊。
  修罗向来不喜欢喊这些,每次到这种时候,他只恨自己不能直接跳上去击杀绑匪。这要是可以用小宇宙,啧,哪来的那么多麻烦。
  听说警局这边需要调动医生,卡妙便主动请缨来了这边。此时他从救护车上下来,抬头看向楼内的情况,等人质救出来随时准备急救。
  等等。
  卡妙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越过身边的人群来到了修罗的身边:“修罗,你觉不觉得这个绑匪有些眼熟?”修罗不明所以地看向卡妙,卡妙则示意修罗翻一下自己的外套。里面是一张照片。
  这是昨天在医院里撒加给的威亚的照片。如果真的是他的话,事情可就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朝一旁的人员要来了狙击枪,修罗绕到另一个角度透过狙击镜看到了绑匪的面容。
  还真的是他。“亡命徒。”修罗从牙缝里恶狠狠地挤出这几个字。
  “队长!”斯黛茜跑过来,“绑匪的态度很坚决,我们是不是可以……”
  “直接击毙。”修罗点头道。重新换了位置,再次拿起狙击枪。修罗重重地叹了口气:“几乎都是死角。”斯黛茜走到修罗身边,透过狙击镜看了一眼,用手比划着:“他再往这边一点就可以了吧?”修罗点了点头。这都是废话,绑匪没事闲的又不会自己从死角走到合适的地方让你打。
  “我去。”斯黛茜思索了一阵,转身跑向了废弃的大楼。
  “胡闹!回来!”修罗冲她喊道。斯黛茜的脚步一顿,转过身走回了原位。还没等修罗训斥她的冲动,斯黛茜拔出了腰间的手枪交给修罗:“队长,麻烦你替我保管一下。”说着再次跑向大楼。
  “要相信我哦!”
  低头握紧了手里的枪,修罗叹了一口气,将手枪别到自己的腰间,重新拿起狙击枪。“
  先生,请您听好,我是警方派来与您协商的。我的手里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希望您不要开枪,保证人质的安全,我将满足您的一切要求。”斯黛茜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大楼的里面,绑匪听到声音后挟持着人质左右看着。斯黛茜不断地重复着话语,仔细地看着大楼内的每一个房间与拐角,寻找着绑匪的踪迹。抹了一下额上细密的汗珠,斯黛茜维持着冷静,声音没有丝毫的颤抖,继续向前走着。
  绑匪听的出来越来越近的声音和即将到达的脚步声,回身就是一枪。
  子弹打中了房间门框的边缘,与斯黛茜险险地错过,带起来的沙土划伤了她的脸颊。背靠在墙边,斯黛茜伸手抚摸了一下伤口,大脑有些空白。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让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然而仅仅过了一会,斯黛茜便开始重新重复着话语:“先生,请您听好,我是警方派来与您协商的。我的手里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希……”
  还没等斯黛茜将话说完,绑匪便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闭嘴!谁会信你们这些警察!”
  “别人你可以不信,但是你可以信任我。”斯黛茜的语气很坚定,让人下意识地想去相信,“我还差这最后一个案子就可以从实习转正了,只要成功让人质存活,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所以我和他们不一样,你把人质给我,我可以让你悄无声息地从这里逃走。”
  “少来这一套,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绑匪的声音听上去居然还有几分颤抖,“一并捉了我应该还会有奖励吧?你们这些贪婪的人,才不会仅仅满足于现状!”
  “我们?先生,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只有一个人。”斯黛茜试探性地回复着他,想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寻找出心理突破口。
  “还不都是一样!”绑匪突然激动了起来,声音里的颤抖愈加明显了起来,“跟我一起接任务的人想要独吞酬劳,还妄图杀了我,最后还不是被我杀掉了。现在黑白两道一起追杀我,你以为我还能信得过谁?”越来越激动的言语让斯黛茜紧张咽了一下口水,说出来的话依旧不动声色:“既然您知道黑白两道都在追杀您,那么您的死不过是早晚的事情。但是我不一样,我现在的身上没有武器,无法对您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连性命都掌握在你的手里,我为人是很贪婪,可是也很惜命。我觉得就目前的处境来说,与我谈判你是不吃亏的。”
  绑匪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斯黛茜的话打动了,大楼里沉默了很长时间。斯黛茜见绑匪半天没有声音,便继续道:“那么现在,我们应该可以进行谈判了吧?我将举起我的手证明我没有武器,请你不要开枪。”说着,斯黛茜举起双手,缓慢地移动着步伐,将自己暴露在绑匪的面前。
  绑匪举起了枪对准了斯黛茜,目光里依旧是满满的戒备。斯黛茜强作镇定,酒红色的发丝被汗水黏在脸上痒痒的,她也不敢伸手把发丝拨开。
  “我想,我们可以互相说条件了吧?”斯黛茜向侧面后退着,每退一步,绑匪便跟上前一步。“听我说……”
  “砰!”一声枪响,楼下站着的卡妙闭上了眼睛,转过身去不再看。
  修罗紧紧地握住手里的狙击枪,身形一动也没动。狙击镜里看不见斯黛茜的情况,但是那么近的距离,打中是一定的了。冷静,冷静……
  “哈哈哈哈哈哈哈!!!!!”绑匪突然笑出了声,“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没有!”近乎癫狂的笑声越来越大,甚至传出了楼外。“就让你们看看这个小姑娘的尸体吧!”绑匪松开了手里的人质,想走过去将斯黛茜从窗口扔下去。
  一步、两步、三步……修罗紧紧地盯着绑匪的步伐,平时正常的走路速度在他眼里被无限放慢,第四步……!
  “砰!”修罗扣动了扳机。子弹穿过绑匪的头颅,一击毙命。修罗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狙击枪擦了擦手,手心里早就布满了汗。
  大楼周围的警察与武警一拥而上,将绑匪的尸体抬了出来。斯黛茜与迪莉娅被送上了救护车紧急治疗。
  案件总算就此告一段落。但是斯黛茜却被警署里的人善意地笑了好几天。
  哦,事情是这样的。绑匪的那一枪并没有打中斯黛茜的要害部位——不知道是绑匪过于紧张没能打中还是什么,斯黛茜觉得自己特别命大——子弹打中了斯黛茜的肩胛骨(对此斯黛茜拒绝承认是因为自己矮的原因),但是斯黛茜还是倒下了。经卡妙鉴定,不是因为受伤过重,是因为惊吓过度。
  惊、吓、过、度。
  虽然斯黛茜为了引绑匪移到最方便射击的点几乎是豁出了性命,勇气可嘉,虽然修罗在听到枪响后一度心里紧张到手心出汗,虽然修罗担心她的安危,斯黛茜被抬下来后除了卡妙他都没敢让别人插手——但是听到昏迷原因后,修罗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啊抱歉,我们应该为这次绑架案的功臣送去最崇高的敬意和最真挚的问候。
  出了医院的门再笑也不迟。
  绑匪所用的手枪威力并不大,斯黛茜基本上是当天就出院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修罗毫不意外地看见尼索亚在斯黛茜身边晃悠。斯黛茜则是一脸又甜蜜又无奈的表情。啧啧啧,天天都要被秀。
  “斯黛茜,今晚轮到你值班了!”修罗毫不留情地把一串钥匙交给她。
  “伤员没有假期的吗?”尼索亚替自己女朋友抱怨道,斯黛茜赶紧拽了他一下嫌他丢人:“又不是什么重伤,哪来的假期。”
  修罗叹气着摇摇头,估计今天晚上尼索亚也要跟着来了吧?为什么刑警队里就没有“禁止谈恋爱”这条规定呢……
  “
  队长,奈丽夫人的案子可以结了吧?”斯黛茜忽然问道,“证据确凿而且奈丽夫人本人也认罪了。”
  “确实可以结案了,但是奈丽夫人还有一个请求。”修罗叹气道。
  “她想见见迪莉娅?”斯黛茜猜了一个最常用的剧情,果不其然地得到了确定的答复。
  “不过迪莉娅才刚刚被救回来,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没法受这么大刺激。”修罗靠在椅背上,自己也觉得很无奈,“再等两天,迪莉娅和她见完面就可以结案了。不过——”
  “不过什么?”
  “你不好奇迪莉娅的亲生父亲是谁吗?”
  被修罗这么一说,斯黛茜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据修罗的复述来看,奈丽夫人多半是不愿意提及这段过去的。想了想谁还没做过几件后悔的事情,干嘛一定要追根究底呢。“算了吧,这个跟案情没关系,不用非得交待,干嘛逼人家。”
  “我打赌我肯定能问出来!”修罗托着下巴冲着她笑。“奈丽夫人的心理防线可是相当脆弱的。”
  “给你闲的。”斯黛茜一脸嫌弃地转过头去,“有那个功夫你还不如去找个女朋友,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单身了吗——?”
  “斯黛茜你有个男朋友显摆不够了是不是?!”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