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半年贺(6)

  没有想象中的灯红酒绿,也没有想象中昏暗的灯光和破碎的彩光,对方约见的地点是在一家私人餐厅。
  平时散下来的柔顺的紫色长发被高高地挽起,看起来更有了几分成熟的意味。熟练地用高跟鞋在平地上踩出有规律的声响,纱织素白恬淡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待侍者拉开椅子后,礼节性地颔首随后落落大方地坐下。
  桌子对面的男人看起来应该是个欧洲人,棱角分明的脸庞看起来带着几分硬气。男人眯起眼睛,对面前传闻十几岁就能掌控整个称呼财团的女子颇有几分兴趣。但纱织留给他的只有不动声色的面容和深不见底的绿眸。如此不卑不亢的态度让男人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赞许。
  “我想我们可以直接进入正题了,来自日本的纱织小姐。”男人挥手让侍者退下,整间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一开口就有着几分傲然,“你的翻译呢?”
  “我想我并不需要,先生。”一张东方特有的脸庞配上根本听不出来口音的纯正英语,颇让男人有几分惊讶,纱织装作看不见的样子脸上依旧是官方的微笑,“很感谢您能接受我的邀请,我对此感到很荣幸。”
  男人紧紧地盯了纱织好一阵,后者坦然地迎着他的目光,酒杯就在手边也没有抿一口来掩饰情绪,这是这个年龄段的女子做不到的事情。良久,男人低低地笑出声:“我想纱织小姐也是聪明人,那我们闲话少说。纱织小姐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下个月我将让我手下的人去a市解决一些麻烦,”把话说到一半,纱织看了男人一阵才继续道,“不可否认的是,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男人低低地笑出声,指关节轻轻地扣着桌面:“在我不知道我会有什么样的报酬时,我能做的可是很少。”纱织并没有任何意外,颔首道:“您已经开好了价码。”这并不是一个问句。
  “我想进董事会。”轻飘飘的一句话在纱织听来却是极其的不可理喻,脸上却没有男人期待的震惊与愤怒。从容优雅地起身,纱织的语气平淡:“那我们的交易就到这里吧。”
  男人冷笑一声,撩起身上穿的风衣将腰间的枪一把拔出,拉开保险将枪洞对准了纱织。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早已熟悉:“我说的是我想要的,可没说会用什么办法得到。”
  “我想您一定需要一瓶上好的安眠药,”纱织泰然自若,仿佛枪口对准的并不是她,“毕竟被吵醒了就没有了。”
  男人的神色冷峻,半眯起眼道:“不得不说纱织小姐是我见过的最冷静的女人,但是这种情况下,跪下求饶往往会更奏效,不是吗?”说着他走向纱织,将枪口抵住纱织的眉心,按住她的肩膀向下压。
  后脑突然被什么东西抵住,多年的经验让男人停住了动作,连转身也不敢。“我觉得您说的对,这种情况下您应该跪下来求我。”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听得男人心里一沉,咬牙道:“你从哪里来的?”
  “外面。您的守卫实在是尽职,不逐一敲晕都不允许我进来。”谦逊有礼的用词配上悠然的语气,男人握紧了拿枪的手,忽然嗤笑道:“纱织小姐算的可真是准,心思缜密步步为营啊。”
  “您过奖了,”纱织后退了一步离开他的控制,仿佛确信他不敢开枪一般,“曾经我的自负与任性害死了太多的人,所以现在不会了。”
  “亏得你将你的性命交给手下,却不知道他的枪里根本没装子弹!”男人活动了一下颈部,猛地转过身扣住身后人的手腕想夺枪,却发现那人的手腕纹丝不动,根本夺不过去。那人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在男人眼里却是极大的嘲讽。
  “不好意思先生,我将无条件地信任您面前的这个人,况且,”纱织的语气里蒙上一层笑意,“您的手枪里也没有子弹,不是吗?”男人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慢慢地转过身看着纱织,良久忽然大笑道:“好!我想我们可以继续了。”那人也收了枪,未等任何指示便向房间口走去。
  “等等,小子,”男人叫住他,饶有兴趣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停住脚步,半转过身子微微躬身道:“撒加,先生。”
  城户集团的私人别墅内。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撒加。”纱织端着茶盘走过来,撒加见状连忙起身接过放在茶几上,“您言重了,这是我应尽的义务。”
  纱织叹了口气,摇头道:“我已经不是女神了,你也不再是圣斗士。我明知道你在外面散心却把你叫过来本身就是很过分的事情。”
  “不不不……”撒加连忙摆手想解释什么,最后只得道,“我并不觉得麻烦,况且大家都在忙,只有我是一介闲人。”
  “既然这样,”纱织笑道,“a市那边就要拜托你走一趟了。”撒加点点头,却没什么话可以说了。良久,撒加开口道:“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您。”
  “把敬称去掉再问。”纱织受不了地看了他一眼,低头给两个人的茶杯续满了茶水。
  “好,”撒加从容地应着,点头道,“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手里的枪没有子弹?”
  “我当然不知道他手枪里有没有子弹,但是我确定你的手枪里一定有子弹。”纱织拿起撒加还给她的那把枪,从里面取出几枚子弹,“他这么说无非就是想分你的神趁机夺枪,而我只是想给他一个台阶下。毕竟还要用他不是吗?”
  撒加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记忆中的十几岁的少女居然已经长成到这个地步了,是圣战不得不让人成长还是财团内的氛围是她不得不成熟?当下转移话题道:“说起来,你怎么把头发盘起来了?听穆说以前你一直都觉得散下来好看的。”
  “因为散多了头发会分叉啊!”纱织郁闷地拽了拽自己的刘海,“头发长了发质就会不好,要不我也不想盘……”余光瞥到撒加海蓝色的长发上,纱织又兴致勃勃道:“撒加,你不考虑剪个短发吗?”
  撒加的嘴角抽了一抽,他丝毫不怀疑纱织能瞬间拿出一整套的理发工具。“不。”
  a市刑警队的办公区。
  修罗和迪斯马斯克正在探讨案情。照理说法医是不应该掺和的,但是既然队长信得过,迪斯马斯克又是队里的常客,所以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很快,队员们就发现自家队长可能是请了外援。
  加隆步履匆匆地走过来,一掌拍在修罗的办公桌上:“纱织那边有消息了,她说她会派人来到这边,弄清楚之后过来协助你们。”修罗眨了眨眼睛,随后与迪斯马斯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出声。
  “你们笑什么!”加隆咬牙切齿道。“一看你这个表情,”修罗一拳怼在加隆的胳膊上,“就知道来协助的人是撒加。”
  “嘁。”加隆别过头一脸嫌弃,“她怎么不派艾俄洛斯来啊!”
  “我觉得,”许久没有说话的迪斯马斯克抹了下鼻子,邪笑道,“你哥比艾俄洛斯更像黑社会。”
  “这句话我赞同。”加隆做了个鼓掌的手势。
  修罗笑着刚想说点什么,斯黛茜抱着一堆不知道是什么资料跑了过来:“队长,我有个发现。”修罗用眼神示意她继续往下说。斯黛茜平复了一下呼吸道:“其余被害人的出身都很一般,就算是和其他人有矛盾,也是家长里短的事情不至于杀人。唯独迪莉娅的父亲是在查尔斯的公司工作。”
  看着修罗骤然紧张起来的表情,斯黛茜连忙道:“队长,查尔斯的公司很大,如果想牵扯关系那可就多了,你可不要一提查尔斯就……”修罗苦笑着摇摇头:“我还没有神经过敏到那种程度,我只是觉得这件凶杀案跟迪莉娅家脱不了关系。”
  “我也是这么想的,”斯黛茜将手里的资料抽出一份递给修罗,“无论是家庭背景还是所在公司环境的复杂程度,迪莉娅家是最符合‘买凶杀人’这个情形的。我怀疑我在进行家访的时候,迪莉娅的家里人没有和我说实话。”
  “那是当然,”修罗翻动着资料冷笑一声,“一堆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哪是你随便几句话就能套出来话的。”说着把看过的资料往桌子上一扔。
  “有道理,”斯黛茜信服地点点头,“要不队长你来?一定会马到成功的!”修罗抬手就敲在了斯黛茜的头上:“少来变相损我,我听得出来。”
  斯黛茜揉了揉刚被敲过的地方,嘿嘿笑了两声。自家队长下手还真是毫不留情啊……办公室的电话铃响起,斯黛茜随手接起来,应了两声后挂断了电话。
  “又有一起杀人案。”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