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之璇

重度挑食,缺粮也挑,没粮吃我试过了,没死

一个超崩坏的文2333

由于长时间思路枯竭写不出来文,所以一时兴起接了一个挑战,随机人物,随机关键词写文。
关键人物:加隆
关键词:一带一路,空气污染,ipad,油桃
……所以不要觉得我能写出来什么好东西。ooc与私设高亮!

  一个无聊的暑假,高三刚毕业的加隆瘫在家里无所事事。连续的几天外出和聚会后,他已经不想再动了。 
  堕落的阳光,堕落的床铺,手边还有一个堕落的ipad。 
  从床上坐起来晃了晃脑袋,他随手拿起了床头的ipad,熟练地点开了自己一直在玩的游戏。 
  别踩白块儿。 
  这种不断突破自己记录的游戏是加隆最喜欢的,每一次都觉得自己可以有更好的记录,所以才会把这个游戏留下来——而且比同样是要突破记录的俄罗斯方块有意思多了。 
  邮箱突然提示他收到了一封邮件,打断了他的游戏。虽然被打断有一些懊恼,但对这封邮件的好奇很快就盖了过去。加隆太清楚自己的交际圈了,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给他发邮件的。 
  这是一个很大的压缩文件,发件人的名字是一串毫无规律的字母排列。 
  啧,这就有意思了。是未知的病毒吗?加隆兴致勃勃地解压了文件——黑客什么的,你当我不是吗? 
  让他失望的是,这并不是病毒,而是几个pdf格式的文件。 
  丝绸之路的历史来源,丝绸之路的建设,空气污染的调查报告,关于治理PM2.5的必要性与可行性…… 
  加隆的脸黑了。谁TM要跟你建设“一带一路”治理空气污染外带发扬传承社会主义?! 
  再点开最后一个。整个屏幕突然黑屏,直直地照应着他微蹙眉头的面容。过了一会,屏幕上渐渐显示出了一座古老的希腊建筑,看着倒很像是帕特农神庙。 
  几秒过后,建筑内部突然出现一阵强光,随即整座建筑轰然倒塌。画面又被一阵水纹打破,破碎的建筑块融合成了一条淡金色的鱼,在水纹里打着圈。 
  加隆摸了摸下巴,不明白这个文件想表达什么。 
  水中的鱼尾巴一摇,将水花溅起,几个大字在下面显示了出来。 
  转发这条锦鲤,你将在一个月内有着意想不到的好运。 
  ……。 
  加隆面无表情地关了ipad。不要让他知道是谁发过来的,不然一定要弄死他。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关闭的ipad自动重启,那条鱼的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 
  加隆怔怔地盯着那道光,一时间竟觉得有一些熟悉。 
  光芒渐渐扩大,他仿佛可以感受到身边环境的扭曲,卧室渐渐变成了一片荒芜的山地。 
  “我们的目标是!” 
  一阵很豪迈的喊声响起,加隆下意识地想接一句“没有蛀牙”,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周围震天一样的喊声截住:“为大地的和平与爱而战!” 
  ……中二没毕业吧。 
  “喂,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身穿着铠甲的人走过来冲着他吼道。 
  加隆的大脑有一瞬间的混乱,他是误入了什么神秘的军事基地吗……说不是故意的有人信吗……“我……” 
  “你一个双子暗星来训练场做什么?想偷学吗?”那人的神情很是凶狠。 
  “你说我是什么?!”加隆一个激灵跳起来扑过去,这不开玩笑呢吗,谁认识你啊你们都谁啊谁是双子暗星啊双子明星他弟吗? 
  “加隆,你又在欺负人!”一个义正言辞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加隆猛的转身,看见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你是谁啊?”加隆皱起眉。一个跟他一模一样还知道他名字的人……他只觉得有些头疼。 
  “你!”对方似乎把这句话当成了明晃晃的挑衅,“我可是你哥哥!” 
  “我是你爸爸!”加隆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占便宜是吧,谁不会啊。 
  “撒加大人……”一旁被忽略了很久的杂兵问了一声好,眼看着撒加越来越黑的脸色,不禁有些紧张。 
  好在撒加点点头就让他先走了,他们俩兄弟的事情可就不归他管了。 
  撒加盯了加隆好一阵,而他也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良久,撒加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加隆的肩膀:“就算没能成为黄金圣斗士,也不要因为这个自暴自弃。” 
  “我也没想过成为黄金圣斗士。”加隆沉声道。不是我说,你们认识我吗…… 
  撒加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加隆在原地莫名其妙。看样子他应该是穿越了,不过为什么这个空间里的人还都认识他?难道是魂穿?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嗯,确实不是自己的。倒像是……某种游戏里的低级装备。想想自己也是通过一个文件过来的,没准是一个新的游戏……?不过想想刚刚的那些文件……现在的游戏文案都这么有社会主义特色吗…… 
  这么想着,加隆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打算熟悉一下地图,一路上倒是听到了不少杂兵们的窃窃私语。大概内容就是加隆今天又欺负人啦,被他哥哥教训啦,撒加不愧是神之化身一类的,为什么加隆这样的恶魔会跟他是双胞胎啊…… 
  前半部分的扯皮加隆没怎么认真听,倒是听懂了最后一句。原来是双胞胎啊……居然还包找哥哥,制作组还真是辛苦。 
  再去几个低级的训练场转了一圈,闲话官话听了不少,他总算是明白了圣斗士是个什么东西。整理了一下思路,这大概是一个【毫无地位的双子暗星主角逆袭成为黄金圣斗士在圣战中大放异彩成为最终英雄】的常规设定吧?不知道是格斗类的游戏还是剧情向的养成啊……不过游戏应该是单机的无疑了,刚刚那帮应该都是npc吧。这么想着,加隆转回了双子宫。 
  圣域还真是很大,幸好地形并不复杂,找到双子宫还是蛮容易的。不过因为是弟弟就要成为暗星什么的……这个制作组是什么逻辑啊,圣战人手很够是怎么着,打个仗还要竞争上位的吗……算了算了,跟制作组讲什么道理,接下来就应该思考一下打怪升级的问题了吧?这也没告诉他怎么触发任务剧情啊…… 
  还没思考出个着落,撒加已经回来了。加隆意思意思跟他打了声招呼,不过他叫一声哥,撒加这是什么反应啊……他点错什么选项了……?不过撒加很快就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看样子这个人称对后来剧情应该没有什么影响。 
  随口问了一句他刚刚做什么去了,撒加告诉他,女神降生后整个教皇厅都乱成了一团,他……后面的话加隆没太听进去,但是他忽然想到,如果游戏剧情是【双子暗星刺杀女神称霸圣域】那岂不是更加炫酷。嗨呀,黄金圣斗士算什么,思维不能这么有局限性嘛。 
  “哥。” 
  加隆正色道。 
  “怎么?”撒加看他。 
  “我们把教皇和女神杀了自己掌管圣域吧!” 
  出乎意料的是,撒加勃然大怒,一把揪起他的领子警告他不要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 
  大道理他都懂,然而谁玩个游戏讲正义啊……难不成这是隐藏线不能说出来?加隆眨了眨眼睛,想起来自己再说“没想过成为黄金圣斗士”的时候撒加意味深长的表情……他觉得,撒加一定是有这个野心的。 
  “喂,撒加,你真的不想吗?”加隆突然露出笑容,“靠自己的力量来争夺东西,到底有什么不对?” 
  加隆相信,既然撒加本来就有这个想法,那么说服他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没有人可以说服我,除了我自己。 
  所以等到加隆被关进斯力奥山岬的时候,他还是不甘心的。 
  明明你就是那么想的啊大兄弟!是不是游戏里给他设定了一个极其固执的哥哥npc……随着海水的上涨,加隆突然有了一丝恐慌。 
  他所经历的感觉都太过于真实,让他有些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游戏。即使游戏这个设定更符合现实一点,但这么高科技的游戏已经超出现实范围了。 
  如果真的是个游戏,死了就该退出了吧…… 
  海水渐渐地没过头顶,加隆抓住栅栏拼命地露出水面,随后窒息感越来越明显,抓着栅栏的手仅靠着求生意识在用力…… 
  大概……就这样了吧…… 
  双手与栅栏轻轻擦过,被栅栏割破的天空是加隆最后定格的画面。 
  再次醒来的时候,加隆看到的是一片灰色的屋顶,旁边还有一个紫发少女。 
  头痛感很真实,他不敢轻易地再认为这是一个游戏,沉默着没有说话。 
  所幸紫发的少女先开了口,从她的口中得知,自己在海岬无意中解开了海皇的封印,统领了海界还差点就打赢了圣域一方,在最后关头替雅典娜挡了海皇的一击,使胜利偏向了圣域这一方。这么炫酷的吗,他怎么没清醒地经历一下……这波有点亏啊。 
  “但是我发现,你有一些奇怪。”紫发少女正色道,“你的身体有着两个灵魂,但两个灵魂除了年龄有差距外,都是一模一样的。” 
  两个灵魂……那看来,还真的是穿越啊。好像还是和自己一样的灵魂的穿越……难道是前世?加隆陷入了沉思。 
  最后按照少女的要求,加隆被秘密地派去了五老峰居住,作为最终圣战的隐藏武器。 
  五老峰的景色很美,上面还坐着一个有两百多岁的老爷爷。据说他是这一届天秤座的黄金圣斗士,名字是童虎。与他一起居住的是一个梳着大麻花辫的姑娘春丽。 
  加隆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在五老峰闲逛,童虎也懒得管他,到吃饭时间了也是春丽去叫,反正饿不着他就是了。有的时候加隆来了兴致了,也会问问童虎这么长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童虎也是有求必应,还会给他讲讲圣域的情况。 
  入夜,加隆一个人坐在五老峰处随意地晃着腿,远处绛紫色的星空看起来煞是好看。 
  “哒,哒,哒”的拄拐声从身后传来,加隆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童虎。 
  童虎也没和他打招呼,自顾自地坐在了他的身边。加隆微微侧过头看他一眼,个子小小的,坐在那里竟然还有些可爱。 
  “梦是会醒的。”童虎毫无预兆地开口,让加隆有些反应不过来。在消化了那句话的意思后,加隆忍不住叹了口气。“所以啊,还要我做什么,直接醒过来不好吗?” 
  童虎低低地笑出声,嗓音已然是沉淀了百年的苍老:“没有人可以强行让一个人醒过来,除了他自己。在做梦的过程中,你是梦的主角,也可以只做你自己。” 
  加隆有些自嘲地笑道:“我做我自己,真的不会妨碍到你们吗?” 
  童虎摇了摇头,用拐杖指了指天上的一个不知名的星宿:“什么事情都勉强不得,你要是只想做你自己,就做不好他。还不如不做,两方都可以松一口气。圣斗士,可不是光靠说就合格的。” 
  加隆沉默地看着地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的性子向来不喜拘束,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坚持着他自己的本性。这样其实是没有什么错的,只不过有的事情不是单凭对错就能成为自己行事理由的。要是有人穿越到他的身体里,他一定很想警告那个人要做好他,不许出岔子。毕竟这就相当于将亲友完全地交给了那个人吧……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加隆开了个头,却没能再说下去。但童虎却露出了笑容,点点头仿佛听懂了他的选择:“如果是以前的话,一定会跟我说‘老头儿,你可真烦’。” 
  “我这么恶劣的吗。”加隆苦笑,如果这个真的是他的前世,那么说是他也不为过了。 
  “这倒是还好,毕竟是小孩子,不懂礼貌就算了。”童虎无视掉加隆的表情,继续道:“唯一恶劣的应该是在统领海界的时候淹死了那么多无辜的平明百姓,和……” 
  “和对神的不敬?”加隆自顾自地接上话,童虎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可真是比我想象中恶劣多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加隆虽然已经笑出了声,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不是我说,既然这样还留着我做什么?不是应该拿命赎罪吗?” 
  童虎没有回答他,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苍老但并不浑浊的眼睛认真地看着他:“有的事情可比赎罪重要得多。” 
  “早点睡。”童虎拄着拐杖离开了那里。 
  加隆长吁一口气,随意地往后一倒躺了下去。 
  这星空可真是好看啊。 
  次日午后,春丽从集市上买了两斤油桃。童虎拿起一个丢向加隆,后者不慌不忙地接住啃了一口。 
  油桃很脆,倒是蛮合他口味的。 
  “多吃点,快要到时候了。”童虎似是随意地说了一句,满意地看着加隆几乎快要呛到的表情,不紧不慢地补充了一句:“这都几月份了,过了季节的油桃就不好吃了。” 
  加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人,能不能好好说话。 
  当夜,夜空中划过了一颗流星。“加隆,我们该走了。” 
  “要不要拿个油桃路上吃?” 
  加隆穿上衣服没有说话。都这时候了,能严肃点吗? 
  加隆再次回到了圣域,然而他回到圣域面对的第一个敌人居然是撒加。这是何必呢……加隆在心里叹气,他前世的哥哥和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相处模式啊…… 
  撒加也回击得毫不留情,一击即中。倒地的一瞬间,加隆觉得裤子里有什么东西硌了他一下,生疼。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竟然是个油桃。 
  加隆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还真给他带了……站起身来,抬头竟看见一个穿着黄金圣衣的人站在他的面前。经过童虎这么长时间给他的补课,他猜测面前的人应该是天蝎座的米罗没错了。 
  而米罗也是毫不留情地给他下逐客令,加隆摇摇头,将油桃放回了兜里。这怎么行呢,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怎么能说走就走。 
  一针针猩红毒针没入体内,让他想起了在斯力奥山岬的时候与死神的亲密接触……这种几乎是死亡的绝望如此熟悉,经历过一次竟然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 
  喂,我可是把我的位置交给你了,可别让我失望啊。 
  现在就要放弃吗? 
  喂,醒醒!这么轻易就倒下了吗? 
  他仿佛能听到什么声音在和他说着话,亦或是自言自语也不一定。开玩笑,哪里有他想做还主动放弃的事情存在。 
  从地上艰难地爬起,他直起身子迎接了最后一击。这一击可能会死的吧?不管,我可是给你坚持到最后了哟。 
  意想之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加隆诧异地抬头看着米罗,后者则坚定地告诉他:“这里已经没有敌人了,有的只是我们的伙伴,双子座的加隆。” 
  谢谢承认。加隆深吸一口气,假装自己的脸上未曾留下过泪水。 
  还未来得及为这个欣喜,白羊宫那边就传来了巨大的声响。童虎……?加隆摸了摸兜里的油桃,觉得在雅典娜面前拿出来啃可能不太好,又放了回去。 
  开玩笑,他才不会有什么问题呢。 
  加隆一直在女神殿与纱织静静地观战,沉默无言。 
  “加隆,”纱织忽然开口唤他,“你可以帮我把放黄金匕首的盒子拿来吗?” 
  加隆一时不知道她的用意,她又咯咯地笑了起来:“黄金匕首是用来弑神的呀,你当年提议要杀我的时候都没有做好功课的吗?” 
  “是……”面前的少女有着超乎年龄之外的成熟与觉悟,加隆垂眸应了一声,转身去取了盒子。 
  “走吧,”见加隆已经拿到了盒子,纱织走在前面带路,“加隆,你必须知道,我们的战场在冥界。” 
  “你是要和死亡做斗争的。” 
  “你也可能会死的。” 
  “我知道,”加隆捧着盒子晃了晃,“死了的话梦就该醒了吧。” 
  “我做了他想做的事情,坚持到最后就没有愧疚了。” 
  他们来到了女神像前,等待他们的是穿着圣衣和冥衣的圣斗士们。 
  纱织将黄金匕首刺穿了自己的喉咙,加隆握紧了自己的手,骨节被捏得有些发白。她是先去主战场了吧?他沉默地看着有些混乱的场面,转身去换了圣衣。 
  这还是他第一次穿上圣衣,却顾不得欣赏太多。 
  时间已经到了黎明,加隆看见两个人在进行着诀别,然后一个人逐渐风逝。 
  “走吧,加隆。”直到留下的那个人开口,他才意识到这个人是童虎。习惯了那么小的一只,现在的身高还真是有点不适应。 
  “喂,你还真把油桃带来了。”加隆也没想到自己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 
  “哈哈,我瞧着你喜欢。不急不急,以后还有。”人变年轻了,声音竟也有几分爽朗。“走吧。” 
  走吧。 
  该走了。 
  冥界的一路行动他都得心应手,直到他看到自己的圣衣发出了光芒,同时还有拉达曼迪斯的拦路。 
  你要是拦得住我,我就不是你加隆大爷!他脱下圣衣,一把从后面挟持住拉达曼迪斯:“连眉毛我告诉你,就算没了圣衣,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就算同归于尽也是。” 
  感受着银河星爆撕裂肉体的痛楚,加隆居然还觉得有一些骄傲——这事迹他出去能吹一年!啊哈哈哈哈哈哈…… 
  喂,我可是尽力了啊…… 
  要是这样你们都赢不了,未免太菜了吧? 
  我说,剩下的交给你们了啊…… 
   
  胸口越来越闷,最后几乎喘不过气来,加隆猛的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侧过头看了看旁边的ipad,上面的别踩白块儿界面是一个大大的“game over”。 
  这是在玩游戏的时候睡着了吧?加隆翻了个身,却觉得什么东西硌了一下。 
  是个油桃。

评论(20)

热度(25)